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儋耳博客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日志

 
 

一代直臣海瑞  

2014-09-01 16:2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代直臣海瑞 - 儋耳 - 儋耳

 

 

       我们对海瑞的了解,一般始于彭德怀和“海瑞罢官”。反腐的今天,了解海瑞很有必要。

        海瑞并不是一个急于考取功名的人,直到35岁才在别人督促下参加乡试,考中举人。此前,他多处求师问学,青少年时已立志“必为圣贤,不当乡原”,明确读书的目的是要解决国计民生、经世致用。

  海瑞是以成熟的心态参加科考和进入仕途的,并在一生中一以贯之。

  海瑞2岁丧父,年幼失怙的他,与母亲谢氏相依为命。读过书的谢氏,从小就教海瑞识字学礼,对其严加管教。应该说,谢氏对海瑞的人生道路,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在古代的读书人中,海瑞对功名利禄的追求,恐怕是表现得最为“淡定”、内心最真实的人之一。

  严母启蒙

  正德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1514年1月22日),海瑞出生在琼州府城西厢的下田村,与先贤丘濬同属朱桔里。海瑞2岁那年,父亲海瀚去世,母亲谢氏28岁,自此终身守寡。

  谢氏出生在琼山龙岐村(今属海口)的一个书香世家,从小就知书识礼。海瑞的第一位“老师”是自己的母亲。据明代进士梁云龙撰述的《海忠介公行状》和民国学人王国宪整理的《海忠介公年谱》介绍,海瑞父亲身故后,谢氏就对他口授《孝经》、《大学》、《中庸》等典籍,海瑞都能背诵。

  海瑞35岁中举后,赴京参加会试前,在《与琼乡诸先生书》一文中如此追述母亲:“瑞今日稍知礼义,勉自慎饬,若非冲年背父者,尽母氏谆谆开我力也。”

  明人的一篇笔记小说《海忠介实际》里,写到海瑞小时候只要讲一些不三不四的笑话,就会遭到母亲谢氏正色严词的训诲,慢慢地,海瑞也就不苟言笑。

  多方游学

  海瑞稍稍长大后,母亲送他出门读书,总是选择严师,委以教子的重托。海瑞在学塾遵守礼仪规矩,很受学友、师长的称许。

  大约在14岁的时候,海瑞就立志“必为圣贤,不当乡原”。在孔子看来,“乡原,德之贼者也。”指的是言行不一、不讲是非的“好好先生”,即伪君子,这不是海瑞的追求。那么,他眼中的圣贤应该是怎样的呢?就是要固守真心,终身践行。

  嘉靖十九年(1540年),26岁的海瑞进入郡学读书。由于他经常与一些志同道合者辨明学术,严格修学,在同窗当中威望很高,被称为“道学先生”,都把他当做老师看待。

  海瑞虽然学问过人,但他并不急于参加科举考试。30岁时,他结交了一位好友———丘濬的曾孙丘郊,即唐胄的长女婿,经常到丘郊建在墨客村(今红城湖畔道客村)的“乐耕亭”谈论时事,切磋学问,还专门写了一篇《乐耕亭记》,抒发他们关心农耕生产的情怀。

  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侄儿海鹏已考中举人了,海瑞还一点都不着急。直到3年之后,一位姓蔡的广东督学来查考琼州,出题“不曰白乎”,看到海瑞的试卷时,拿在手中反复阅读,久久没有放下,直呼“此之谓涅而不缁者乎”,感叹作者不受环境影响,出污泥而不染。

  此后,在蔡督学的鼓励下,海瑞才到广州参加了1549年的秋闱考试,中了举人。他在这次乡试中递交的《治黎策》,主张整顿吏治,缓和统治阶层与黎族人民之间的矛盾,颇得考官赏识,更是被传诵一时。

  定意律己

  海瑞求学阶段,非常注重自我的内心修养,在思考为什么要读书、做什么样的人、当官的目的是什么等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极其认真,停留的时间也比较长,直到思想趋于成熟。

  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李锦全是研究海瑞思想的专家之一,10年前,他参与点校了《海瑞集》,近年还出版了专著《海瑞评传》。他认为,海瑞在郡学读书时,在一次郡学考试中,写了一篇《严师教戒》,也题作《自警词》,假借“召神”对自己进行教诲,其实是通过这些质询来自警,表明自己对人生、对功名的态度。

  如文中的这样几句问话,就是海瑞对个人的极好警醒:“入府县而得钱易易焉,宫室妻妾,无宁一动其心于此乎?昔有所操,今或为恟恟者一易之乎?财帛世界,无能矻中流之砥柱乎?将言者而不能行,抑行则愧影,寝则愧衾,徒对人口语以自雄乎?质冕裳而有媚心焉,无能以义自亢乎?……呜呼!瑞有一于此,不如速死。”

  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不与邪恶势力妥协,不移最初所立志向,不欺名盗世,不贪图富贵,只要有一件做不到,不如马上死掉!这就是海瑞身上严于律己的精神,这样的美好品格贯穿了他一生,不论是身在仕途,还是闲居乡闾。定意如此,持守不懈。

  良师浸润

  海瑞品格的定型,不仅有自我的领悟,也与师长以身作则的教育息息相关。在海南,城东攀丹村的进士唐胄、城南的进士吴会期,都是海瑞的业师。

  海瑞跟过哪些老师,史书和方志中都没有明确的记载,不过,他的少年时光,正处在唐胄因不满宦官刘瑾专权,在家“闲居”的20年间(1502-1522),攀丹《唐氏族谱》从一个侧面说明海瑞确实是唐胄的学生,而且与唐胄的3个儿子唐穆、唐秩和唐稼是同窗好友。

  此外,海瑞本人的《寿南瀛吴公八十一序》一文,透露了工部郎中吴会期与他的师生关系———“瑞,公门弟子,所愿百岁师公。”海瑞给老师吴会期祝寿的时间是1573年,彼时他已近六旬。

  吴会期任工部郎中时,主要负责营造帝王宗庙。他主持修复西汉七陵时,内宫太监想从中牟利,吴会期坚决不允,工程结束后,省下费用15万两白银;及至严嵩当国,也想延揽吴会期归附自己,但他丝毫不为所动,严嵩嫉恨在心,授意言官弹劾他谪出京城,吴会期则拂袖而归。

  唐胄和吴会期身上的浩然正气和清廉耿介,对海瑞的影响自然是深刻而久远的,对他形成效仿圣贤,维护正统,心怀天下,关爱苍生的理念,并持守一生,不畏强权,不顾得失,起着耳濡目染和潜移默化的作用。

  海瑞有一首七律《谒先师顾洞阳公祠》:“两朝崇祀庙谟新,抗疏名传骨鲠臣。志矢回天曾扣马,功同浴日再批鳞。三生不改冰霜操,万死仍留社稷身。世德尚余清白在,承家还见有麒麟。”

  顾洞阳是什么人?他是海瑞的先师?这在海南查不到任何记载。不过,清代光绪年间所修的《江苏无锡顾氏宗谱》,却道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原来,顾洞阳即正德、嘉靖年间的名臣顾可久(1485—1561),无锡人,进士出身,由于敢于上谏直言,曾经两度遭受“廷杖”,当过福建泉州知府和江西赣州知府,后又升任广东按察副使,兼管海南岛的防务。上任后,顾可久遍访海南各地,了解民情,勘察地形,凡关隘、险阻、冲要,连同海港、山川一并绘制成图,一一加以注明,编制成《琼州府山海图说》二卷。

  顾可久在广东还多次主持乡试,公正选拔人才,海瑞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对海瑞的影响很大,据传是海瑞最为敬重的恩师。隆庆三年(1569年),海瑞出任应天巡抚后,奏请朝廷并率先捐俸,在无锡建造顾可久祠,次年落成,海瑞后来又亲临无锡拜谒恩师,并作《谒先师顾洞阳公祠》诗,此诗后由顾可久的后裔、清代书法家顾光旭书写并刻成石碑,碑刻现存江苏无锡碑刻馆。

  诗中的“三生不改冰霜操,万死仍留社稷身”二句,作为一副对联,在海瑞的墓园里也能看到,毕竟,这是对先师的赞颂,也是他个人的写照。  

 农历十月的海南岛还是艳阳高照,温暖宜人,但在南京,天气已经越来越冷。

  万历十五年,1587年入冬不久,南京都察院的一把手———右都御史海瑞大人就病倒了,病情越来越重,但他就是不肯用药,似乎不想再活于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一年之前,海瑞在给侄女婿、进士梁云龙(今海口新坡人)的信中曾感叹:“七十有四(虚岁,实为72岁)非作官时节,况天下事只如此而已,不去何为?”他无法自由离职,却可以选择离世,仿佛看破了人在仕途的无奈和大明王朝的无望。

  的确,比寒冷天气更让人心寒的,是所处的整个环境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当然,日益老迈、病痛缠身,却没有亲友互诉衷肠,寄托心声,那种孤独感也是让人煎熬的。

  十月十四日,海瑞在任上病故,身边除了几个仆役,没有一位亲人,因为他的妻子王氏、小妾韩氏和儿子海中砥、海中亮、海中期都已先他而去。

  一位以清廉闻名的直臣,一个朝廷二品大员,就这样孤独地离去,个中凄凉,不言而喻。

  海瑞死前3天,兵部送来的薪俸中多了7钱,他都让人返还,也没有留下遗言,交代后事。其清廉、自律,由此可见一斑。

  得知海瑞的死讯,他的下属、南京都察院的佥都御史王用汲前去探视,发现海瑞的床帏是葛布做的,搁置杂物的竹箱也破旧不堪,仅存俸银十余两,旧袍几件,心想哪怕是贫寒之士,也不会这般潦倒,忍不住潸然泪下。

  顺便一提,王用汲(1528—1593)是福建晋江人,隆庆二年(1568年)进士,为人也很刚正,遇事敢作敢为,致仕时是南京刑部尚书,死后被赠予太子太保。

  伤感之余,王用汲在同僚和海瑞的同乡当中筹集到一些银两,为海瑞入殓。

  御赐归葬

  一切仿佛都来得太迟,以至于显得没有意义,只因一切都发生在人走了之后,荣誉和荣耀也就变得很苍白和虚无。

  海瑞去世的消息不胫而走,南京城的百姓闻讯,更是奔走相告,痛哭流涕,如丧考妣。在北京的万历皇帝获悉后,也停朝以示哀悼,并派遣礼部左侍郎沈鲤前往南京,负责海瑞的谕祭事宜。

  从十月二十二日到二十八日,在沈鲤的主持下,佥都御史一级的官员、南京都察院同僚、南京的尚书和侍郎,先后分批公祭海瑞。此后,北京的尚书和侍郎、广东的同乡,也分别吊祭海瑞,规模达几百人。

  万历皇帝还“赐祭八坛”御酒,规格之高,可见朱翊钧对海瑞的敬重和偏爱,非其他官员所能比拟,因为一般能享受到“赐祭四坛”,已是很了不得。此前内阁首辅、一直不愿起用海瑞的张居正,死后也不过“赐祭九坛”。

  海瑞还被赠予“太子少保”的美誉,谥号“忠介”,意为忠直、耿介,是对海瑞人品、性格的高度概括。今天的海口府城有一条“忠介路”,是步行街,便是后人为了纪念海瑞而命名的。

  在南京的公祭结束后,行人司行人许子伟(1555—1613)还奉旨护送海瑞的灵柩归葬琼山。当时走的是水路,据《明史》记载,当载着海瑞棺木的船只出到长江之上,但见穿白衣、戴白帽的老百姓夹道送行,一边哭号,一边祭奠,队伍延绵达百里之长。

  且说这许子伟,也是琼山人,与海瑞同里,祖上迁自金陵(即南京)。14岁丧父后,许子伟刻苦求学,孜孜不倦。15岁那年,恰逢海瑞罢官回琼不久,许子伟便上门拜海瑞为师,师生二人志趣相投,也是忘年之交。万历十年(1582年),许子伟中了举人,又过4年,跻身进士之列,一年后恩师海瑞去世。

  据海南民间传说,许子伟为海瑞扶灵,跋涉万里鲸波,船只从南渡江逆流而上,大致在今琼州大桥一带上岸后,灵柩一度在明昌塔(今海府路塔光市场附近)停留。许子伟接着为老师选择安葬之地,在物色了很多地点之后,最终选中了琼山西郊滨涯村附近的土地,并得到村民的支持,无偿提供场地。

  许子伟开始为海瑞营造庐墓。万历十七年(1589年)二月廿二日,海瑞的灵柩正式安葬在滨涯村之西,这一天成了此后海氏族人每年为海瑞扫墓的日子,也成为滨涯村的“公期”,纪念的正是“海瑞公”。

  滨涯村没有海氏,滨涯人却将海瑞当作自己的先祖。

  400多年来,滨涯人对海瑞墓呵护有加,哪怕是在“文革”时期,他们也都顶着种种威胁和危险,挺身尽力护墓。

  后世敬仰

  海瑞乏嗣,许子伟以“儿子”的身份,为恩师守制三年之后,才返回北京履职,被擢升为兵科左给事中,不久又转为吏部左给事中、户部给事中,由于为官忠直,关注民众疾苦,敢于弹劾权贵,颇得海瑞真传,最后终因谏诤触怒皇帝而遭贬谪,于是弃官回琼,侍奉母亲的同时也积极办学,造福乡里。其实,受海瑞“忠介”之风影响的,不止是与他有过接触的许子伟,还有后世那些没有见过他的琼州学子,无不以海瑞作为读书、当官的榜样,以其风骨作为精神标杆。

  海瑞身后,不但得到明朝廷的尊敬,即使是到了清朝,也很受敬重。

  海瑞去世后,朝廷专门颁布谕旨,让江苏、浙江等地修建海瑞祠,每年春秋两季进行祭祀,琼州府也在城隍庙内建海瑞祠,后来又另建专门纪念海瑞的祠堂;清代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巡抚彭鹏命令副使黄国材、琼州知府贾棠、同知姚哲,在府城西边的社稷坛右侧修建海瑞祠,与苏文忠(苏轼)公祠、丘文庄(丘濬)公祠并列,世称“三公祠”。

  人们缅怀海瑞并不局限于建造庙宇,很多文人甚至为他写小说,如《海公案》《清官海瑞》等,更多的是将他搬上舞台,在多个剧种中塑造一个个清廉爱民的形象,使得海瑞深得人心,海瑞其名也就天下无人不知。

  南开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南炳文教授认为,海瑞是中国历史上深受人民群众热爱的杰出人物之一,除了与海瑞生活在一个时代的政敌、其不当利益曾因海瑞施政而受到妨害者、以及海瑞逝世后出于某种肮脏的政治目的等而故意攻击其人者之外,凡是正直的实事求是的人,谈及海瑞,无不肯定其为了不起的大清官,对其廉洁勤政、为民请命、执法如山的优秀品质赞叹不已。海瑞的为人处事,成为诚实向上之人学习的榜样。今年逢其诞辰500周年,历史工作者和各界人民群众将举行规模不同的研究和纪念海瑞的活动,这些活动再一次表现了海瑞一生事迹及其所体现精神之感人至深。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