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儋耳博客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日志

 
 

(儋-169)《联合早报》:国家资本主义的鞭炮声  

2012-01-26 13:0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联合早报》:国家资本主义的鞭炮声 - 儋耳 - 自我反思启蒙·私家笔记簿(儋耳)

 

 【引用说明我在功利化的社会秩序与权贵资本主义  》中就说到: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在承认资本主义发展必然性的“新民主主义”在1950年代中后期被中断之后,再次试图回到新民主主义的一种尝试。可说,中国是在“社会主义”观念的沉重压力下,艰难地走到确认市场经济为发展方向这一步的。但,却回避了市场经济自发地趋向于资本主义的普遍规律。这样,权力控制与垄断,扭曲了市场经济,社会基本矛盾在实际进程中尖锐化,社会不公迅速地普遍化且表面化。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在发展机会上就存在严重的不平等。社会强势群体(尤其是官二代)占有重要的社会资源,他们凭借已有的优势,可以将大量的发展机会安排给自己,突出表现就是他们占据国有经济部门,而弱势群体私营中小企业主几乎不占有任何有关实质意义的资源,强大优势形成的不对等地位必然压垮民营企业,他们只能在这场马拉松比赛中被甩出跑道。这种社会秩序中利益集团成员为了个人利益,可以不顾社会整体利益,为了满足私欲,可以不顾社会正义,国家利益部门化,部门利益私人化,以行政手段通过各种或明或暗的途径,将国家利益攫为己有,并形成了一定的利益共同体,甚至是利益集团。这种功利化的社会秩序蕴含的不平等因素,它是利益集团滋生的温床,加剧了社会两极分化的根源。下文也是这个观点。可见,中国改革开放还是不彻底的,市场经济并未完全到位。

 

过去30年来,中国国家经济生产总值以平均每年9.5%的速度增长,国家贸易总量每年平均增长18%,不但使它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成为国家资本主义重新被关注的主要目标。

  刚刚出刊的《经济学人》周刊探讨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指出包括中国、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近年来靠着垄断性的国有企业迅速壮大国家经济实力。这些国有企业在国内靠着资源的独占或垄断取得壮大的资本,在国外则靠着大资本进行收购和市场开拓。

  国家资本主义在西方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东印度公司,国有企业曾经在西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存在过相当长时间,也是包括日本在内的大国崛起过程中,政府累积资本实力的重要管道。上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里根和英国撒切尔夫人隔着大西洋对国有企业和社会福利展开大刀阔斧的改革,接着苏联集团瓦解,一度让人以为国有化道路走到了尽头。

  然而过去15年左右,新兴经济体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大型国有企业,这些企业不但改变了新兴国家的经济面貌,代表国有企业资本实力的庞大建筑物甚至改变了城市景观,其中一个例子是吉隆坡的双峰塔。

  报道指出,当前世界最大的10家石油公司都是国有企业,国企占据中国上市企业市值的80%,俄罗斯的62%,巴西的38%;全球营业额最大的10家上市公司,中国国有企业占了三家,另一家日本邮政也是国有企业。

  西方发达经济体自由市场模式这几年来境况不佳,反过来为国家资本主义的模式提供了免费广告,有越来越多的新兴经济体,例如南非,也尝试让企业国有化。在借鉴包括新加坡经验后,从摸索中不断创造经济奇迹的中国案例,更让国有化俨然成了可持续的一种经济模式。

  但这份英国自由派杂志对这一趋势提出质疑。包括国有企业在英国、德国、日本等市场经济国家失败的前例,它低效、缺乏创新动力,更对民营企业造成市场与资源的排挤。而从全球化市场来看,对国有企业的保护和政策偏颇,也会破坏真正的公平竞争。

  更值得注意的是,杂志指出:“事实证明,国家资本主义最终都会让有关系的内部人而不是有能力的外部人得益。”

  国家资本主义可以直接透过政策让国企集聚大量资源,对于政府来说效率最高,尤其是资源丰厚的国家,短期内积累的经济实力,对提升国家地位来说相当可观,也因而这一路径对政府很有吸引力。

  然而这一模式的缺陷却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推行国家资本主义大多必须依赖强大的政府,在推行过程中,整体国家的资源不但不是下分至社会更多的层面,反而是慢慢聚拢到少数人群手中,而少数人群的构成,往往依靠统治者的点选。

  对于民主传统深厚、监督机制较完善的国家,公开透明成了惯例,弊病不容易产生。反之(指非民主传统、监督机制较完善的国家)则在集聚资源的过程中很容易形成裙带与利益集团,集团生成后,所创造的资本利润增添国家和政府的基础实力,国家权力再反过来为集团利益护航。 这样一来,不但民间企业将受到不可避免的排挤,社会的公平与信任也无从建立。

  国家资本主义要成功的关键是“国家”,靠着集体力量满足一时的目标,但真正要能永续经营,个体力量的释放与发挥非常重要。

  但国有化资本对社会个体(小股东)的照顾往往是最后而不是优先的,虽然小股东才应该是国家资源的主人;在企业竞逐的过程中,又借着强大优势形成的不对等地位压垮民营企业。凡此种种,都可能对这一模式带来更深沉的矛盾。

  国家在走上坡路的时候,赞许和肯定的鞭炮声轰隆不绝,不仅在春节才出现。但负责任的领航者必定持续遥看前方寻找更好走的路,也会不时回头,检视路途上有多少掉队的人。只有并进的队形保持完整、队伍保持健康,鞭炮声才能传达出公平与真诚的喜悦。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