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儋耳博客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日志

 
 

(儋-141)艺术大师怎么来  

2011-09-07 10:1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大师怎么来 - DANER - 儋耳·私家笔记资料簿

 

 

 

艺术,无需皈依,无需附丽,它靠自身的力量去感化、去建树、去征服一切人;真正的大师不是自称或者政府颁发个证书,抑或少数人说是就是的。它是靠独立的人格和出众的学问与在专业领域取得的骄人成就、并被世人、被本专业领域学者普遍认可来树立威信的。在哈佛大学,你随便走在校园内就可以碰到大师,他们和普通人一样,并非张扬,更不会故意装腔作势,或者故意卖弄谦虚,装扮得与众不同,蓄着把胡子,叼着个烟斗。他们具备深厚的学识功底,在专业领域取得突破性的成就,他们行为自如随和,根本就无需装腔作势,整天忙着走穴出书,凭靠两片夸夸其谈嘴皮,三天两头去上电视坐而论道,把死的说成活的;不会故意去借助媒体卖弄自己,把脑袋伸到镜头前去晃晃露脸显摆。今天的中国,当今的中国是个浮躁的社会,也是一个似乎与大师绝缘的时代,理工科的如此,人文学科亦如此.艺术界更如此,时代呼唤大师,造就的却多是次品。
 
例如,余秋雨,原本他是个普通学者而已,历史上名不上经传,后来借助现代媒体、央视、凤凰台、青歌赛,名声大振。出一本游记,在凤凰台作专题节目,他板着一脸肃穆地传道解惑,在历史的废墟边沉思,在王朝的背影后叹息,面对这种虚伪的做作,人们所发出的却只有掩嘴之笑声。他越想表现得深沉,人笑得越放肆,越不当回事。结果没多久收摊了,一年一度的青歌赛也跌停了。一个浮华的学者,一个历史讲解员,一个文化送奶工,被强行塑造成“大师”。你以为世人都是文盲无知吗?不过,当上海送他一顶"大师"帽子时,他还懂半遮琵琶半掩面,觉得不好意思,找个借口假惺惺糊弄大众说“老人要比大人来得大,我既然已做了多年的老师,且年记又大了,当然可以称为大师了”。一“大”不如一“老”?按照他这说法,中国的老师少说三分之一当大师!这家伙采取偷换概念,颠倒是非“以退为进”戴上了高帽。
 
说起余秋雨我就想到前两年名噪一时的文怀沙。此公留着一大把白胡须,连一本书,一本专著也没有,人叫他大师,他一点也不客气,好象理所当然名至如归,接过帽子就往头上套。文怀沙的所谓《四部文明》可不是他的著作,而是“编作”。编和著是两种不同概念。别说他编二百卷,(这些丛书《燕市都市报》在2007年首发式后调查证明,其中沙文怀没作任何诠释,编辑和文字润色,充其量只不过是把古书集中到一起罢了。据悉是靠一个小姑娘扫描,复印和一位农民工装订出来的)这有什么值得荣耀的啊,你在人民大会堂庆功能说明什么?看近年出版的新书,有报告显示,从量上看,近十年出版的图书等于过去五十年总和,其中大部分都是这类变着法子“翻新”的旧书。我不吹牛,按他这种编辑法,我不要农民工,八百卷都能编!
 
唐朝的李白就讲过:“人贵藏辉”。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作用,我国一般杰出人物的可贵之处,在于不夸耀自己、不锋芒毕露。一般真正有"料"的人都“藏”。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杨绛因为翻译<堂吉诃德>获得西班牙政府颁发的大奖,西班牙政府通过驻华大使馆邀请她出访.第一任大使邀请她谢绝了,第二任也谢绝了,第三任大使后来通过社科院马洪出面了,她无奈才答应下来。要换了邀请文或者余,恐怕半夜他们都去。我们除了叹息抬轿子的人们不厚道,恐怕还要从学者自身找答案。除了媒体记者、曝光率、聚光灯、主席台、话筒、鲜花,言过其实的夸奖恭维,都不是一般浮华学者们所能轻易拒绝的。钱钟书先生积学之厚,腹笥之富,然而他却回避媒体,曾经有一个英国女记者想采访钱钟书,说是读过了他的文章很敬佩,想来见一下作者本人。可是钱先生在电话里就毫不客气的用那个绝妙的比喻拒绝啦: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不错,这就够啦!何必打听下这只蛋的母鸡呢?这话回答得很巧妙,从中也折射出他从追求外界的成功转至追求内心的丰聸,独善其身,维持一种清俊,通脱,雅洁的心态和作风。这正是“老派”的中国传统学者屡见的品德,他们总是用自己的人格精神和真才实学与学术成就打动世人,这也是他们受人尊敬的原因所在。想当年鲁迅骂梁实秋“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鲁迅先生这刀笔吏骂人也够狠毒的了。他也没有象范曾那样打名誉官司啊。因为人有足够的底气,有胸怀,他知道自己不是“走狗”,他不在于你骂啊。
 
人骄傲,也得有点骄傲的资本;吹牛,也得有个吹牛的本钱。我看这个范曾摆开架势,面对记者采访说自己“坐四望五”,吹他如何“痴于绘画,能书,偶为词章,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从吴道子一路侃到李可染、傅抱石,我就想呕吐。咱的承认,范曾也罢,余秋雨,文怀沙也罢,不是一点也不懂,中国人历来有个坏毛病“骑着驴骡思骏马,官至宰相望王侯”。何况吹牛不上税,吹吧。吹归吹,好歹得有点料吧,齐白石大师留胡须,刘海粟也效仿留几根胡子,到巴黎地摊上买回别人的作品冒充自己的画作,自称“中国文艺复兴大师”。他吹牛吹了一辈子,但刘好歹也作画,画了一辈子。晚年大泼墨变法,气魄不小,在画坛上也算个人物。章太炎,辜鸿铭,康有为好说大话,黄侃好色,李敖爱骂人,陈独秀还嫖娼打架,但人家至少在学术上还有点"真金白银"垫底啊.甚至在许多人看来大节有亏的一些文人,诸如周作人,瞿兑园等,再怎么也没你范曾这般“嘴尖皮厚”啊。梁实秋言“人老也就罢了,何必成精呢”?他是成“精”了,却让我辈感到怀疑纳闷:大师是不是都叼着把大烟斗啊?闹了半天,“流水作业”才让我终于明白,原来此公是面对钱财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我再拜读他的诗书方知是个“为人轻浮,我们都避之的妄人”(茅盾语)。难怪,有关他好大言,好交游官僚,好自高身价传闻不时“冒泡”,他和人打官司则说明他没那底气,更没梁实秋那种中国文人特有的胸襟。
 
一个社会越浮躁,就越不可能出大师;一个社会假大师越多,真正大师的出现就会越困难。这是文化艺术尤其是学术领域的一个悖论。当今中国,自从计划经济转入市场经济社会后,确实使我们一部分人失去了理想道德和正确的价值观,人格沦丧,以致于官无官德,医无医德,商无商德,假烟假酒,假药假钱,假奶粉假鸭蛋,连人也假,博士铺天盖地,假冒伪劣比比皆是,已经成为了恶性循环,久不久就发作一次,形成了一个怪圈。如果说中国当今假货遍地,如果说范曾、余秋雨之类是假大师,我看也不能全怪他们本人,很大程度上都是我们有些庸人不负责瞎起哄,新闻媒体推波助澜的缘故(半桶水,缺乏自知之明,生怕别人不知道总是喜欢借助媒体,故意弄出响声,强奸世人的眼球,吹出来的都是泡沫罢了)。咱们要客观的说话,大师不是老师,不是说你年纪大,人老了你就具备大师资格的。20几岁的人也可以当教授,也有资格当大师!大师靠的是真才实学,而真才实学并非来自岁数,别以为你故意留把胡须,拄根拐杖,叼着个烟斗就像大师。鲁迅先生说,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靠捣鬼来成大事者,自古以来就很少有见。装,是经不起时间考验滴。我就敢说那些华而不实的人缺乏底气才喜欢装,越是装的人,越像陶渊明那般虚伪,越说明他的肤浅和底气不足。艺术家这样的人太多了。雅昌这里随便就可以抓几个“大师”出来!
 
我觉得,在民主与法制不健全的当代中国",问题"最多的是媒体,最坏、最需要"修理"整顿的是媒体。台湾来的所谓“神医”林光常被大陆媒体吹为“排毒教主”、“地瓜王子”的另类养生“博士”,在2006年8月到2007年8月短短一年间,成为大陆媒体的宠儿,吸引了无数追随者,在电视上讲一通“抗癌食品第一名是红薯”,就能让当地红薯价格顿时飞涨三倍;说一句“可乐是刷马桶的”、“牛奶是牛喝的,不是人喝的”,就能让当地的可口可乐大减价,牛奶销量下降了20~30%。他的著作《无毒一身轻》也盘踞畅销书的榜首。 正当“林博士”在大陆春风得意之时,却后院起火。2007年9月初,台湾检察机关起诉林光常犯有常业诈欺等罪,限制其“出境”,让他无法如期到大陆举行新书推介会。记得季羡林先生辞世之后,舆论出现一个话题:中国以后还出不出得了大师?都认为似乎季先生就是仅存最后巨人,学界将来再无本事酝酿出另一位众人 仰望的 泰山北斗了。然而,我们真的都能看懂季先生早期在佛典语言研究上的创见 吗?我们都能欣赏他在翻译《弥勒会见记剧本》上头下的功夫吗?就算是他晚年以大量中文素材写成的《糖史》,又有多少人通读过一遍呢?人人都称季羡林先生是大师,但我们绝大部分人根本就连下这个判断的资格都没有。我们错误的把他的成就范畴纳入国学范畴,即,把中西文化交流的面向也纳入传统国学的范畴去靠量问题,坊间才会以讹传讹,张冠李戴地把精研东方学和 中西文 化交流史的季先生尊奉为“国学大师”。
 
媒体也大肆 渲染季先生懂得多少种古僻语言,因为这是一般人想象得到的成就,将学术看作武艺奇巧,花样会得越多越好。我们外行人对专业学者的判断往往是缺乏一套第二 手甚至 第三手的信任关系组成的链条。我们从未 接触过那个圈子,季先生那 圈子的人在全球学术群体里只是凤毛麟角,其他专学的学者隔行如隔山,我们根本摸不透他们干了什么。也从没读过他们的专业学报。我们凭什么相信这个小圈子的肯定或者否定呢?例如杨振宁、李政道和斯蒂芬·霍金,我们一般人都不太清楚他们的创见创在何 处,大家只能人云亦云,毫不怀疑地接受学界的看法。我没否定季先生的学术成就,也没彻底否认余秋雨范曾在专业领域的成绩,我这里旨在针对对大师的评定,我们一般人都缺乏根据,说透了其实,我们很大程度上都是被舆论左右,人云亦云。我国历史上不乏大师级人物,尤其是民国时代。但,大师也要看什么大师。修脚的也有大师啊。我国书画界比较特殊,它和自然科学界不同,没有一个硬性的指标。由于缺乏一整套科学的统一的评判价值标准,人为因素弹性很大,我国的书画艺术界一般都是依靠口碑认可,并且大多是人死后才被“追认”。这不是你书画协会投票选所能选出来的,更不是你政府那个部门颁发个证书就是的。
 
文革年间出以政治需要,一些人物被神话了,今天是神,明天是鬼,来去都是他,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人而已,我们上当受骗还少吗?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今天社会出现一些怪相,实际上就是过去做法的翻版,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罢了。你现在要问我:“范曾何许人也”?我说:咱也不要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心理,说他啥也不是,该承认他是的,就说是;不是的,就说不是。我认为,范曾是我国当代书画界的闻人,有一定影响的人物。他的影响与他的政治方面阅历有一定关系。如果用专业----艺术成就衡量他,其实,严格的说起来,他对中国画并没什么重大突破,艺术成就上他与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黄胄、李苦禅、张大千、徐悲鸿、吴冠中等人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物。他出名,那是因为日本人一度认可他的作品,他的画作可以卖价钱,正因为能卖钱,所以多人仿他的画。容易模仿,恰恰说明他的作品艺术上独特的成份少。出名并不等于出成就。芙蓉姐姐还有那个说要嫁给奥巴马的没有名吗?小沈阳没名吗?他们出了名都有钱,但和成就是两回事。范曾说透了,他不过善于自吹,加上善于借助现代传媒渲染,不过为一个时代产物。可说是一个华而不实,穿着唐装,叼着烟斗,投机取巧类似余秋雨之类的、犹如长胡子的"芙蓉姐姐"罢了。别说画家普遍不认可,我都不买他的帐。(儋耳)
 
 
王敬义喜欢到梁实秋家串门,没次离开梁家,总是习惯偷偷在其家门口撒泡尿然后才离去。梁实秋对此一直装糊涂当作没看见,不知道。一天,王实在憋不住了,自己曝短说出来了。但又不乏得意之情问:“每次我都撒泡尿才走,梁先生知道吗”?本来,狗出门都是走一段路尿泡尿做记号,梁实秋笑着说:“我早知道,因为你不撒尿,下次就找不到我家啦”。哈哈。您到我家作客,看了我博客文章不撒泡“尿”就走?也太不仗义啦。看来谁都不想当“王敬义”。然而,你自己不说,我也知道啊。哈哈  艺术大师怎么来 - DANER - 儋耳·私家笔记资料簿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