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儋耳博客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日志

 
 

(儋-049)生活观察:脚向墙头八字开  

2011-06-07 08: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儋-049)生活观察:脚向墙头八字开 - 儋耳 - 儋耳(匠人)

 

 

 

 

                                                                  

 

 

                                                                           匠人(作者)


 

 

爱护动物,是善待生命,培养爱心、怜贫惜弱,使人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仰慕强者也许是人之常情,而同情弱者更是美好心灵的体现。当今世界的狗却活得比人更好,更尊严。这种养狗的作法和历史上养狗的作法不同了,变味了,出现了许多不伦不类现象,成了诸多社会问题的一道奇观。一个妇人和一条狗同时被抬到医院抢救,让医生感到尴尬。你说是狗强奸人呢?还是人强奸狗?开车不小心压死只狗,被狗的主人强迫下跪一个小时。郁闷。

 

 

“脚向墙头八字开”指的是狗。我看过一篇文章说,科学研究报告指出,动物界最有灵性的动物是蛇,而我却感觉狗最通人性。美国科学家搞过一个4500人的实验调查发现喜欢狗的人比喜欢猫的人更外向、随和,也更有责任心,乐于助人。而“猫人”更敏感,思想和行为异于传统,具备创新精神。从本性来说,狗是群居动物,喜欢讨主人的欢心;猫个性独立,内向,多疑。养狗还是养猫和人的个性有关----与他们养的宠物有关。有句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可见狗与主人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我看一份杂志曾经讲过,国外有个老人死后留下的遗嘱中特别写到,她的遗产全部留给了陪伴她多年的狗;还有一篇文章说,主人去世后他养的狗不吃不喝守在其主人坟头就是不愿意离去;不久前我在网上还看到成都一位女士出国去美国定居,为了一只狗也跟随她出去几经周折耽误出国时间……凡此种种,爱狗胜过于爱人之事,虽然不可思义,但不乏人在。

 

我记得早些年,那是我还是小孩子,家家户户都养狗,人家给了我一只小黑狗(土狗)。我可喜欢了,给它起了个名字就叫“黑仔”。我去到哪它跟到那,上学它跟我去,放学它跟着我回,周末赶海捡螺或者到野外打柴火,它总陪着我,你要胆敢跟我打架来扭住我,它非咬你不可。那时家里穷,人都吃不饱更别说狗了,可我宁可不吃,也总是背着母亲偷偷把自己碗里的喂“黑仔”,凡有好吃的都少不了它。感情可谓深矣了。后来母亲把它卖了28块钱,来人把“黑仔”打死了。我哭得死去活来。我哥哥说:“军代表武斗时被打死了,开追悼会你都不哭?一只狗你都这样哭”!“他死关我屁事啊,我不认识他,我只认识我的‘黑仔’,我的狗”。我嚷。从此,我陷入空前的孤独,每逢放学见不到“黑仔”,我心里就黯然悲伤,很长时间才缓过来。从此,我再也不养狗,我怕养出人与狗的感情来,良知迷失找不到“回家”的路,变成个被人骂的“狗东西”。

 

马克吐温说过,“狗与人不同。一只丧家犬,你把它迎到家里,喂它,喂得它生出一层亮晶晶的新毛,它以后不会咬你”。其实,不用马克吐温说,三岁小孩都知道这话,只是他名气比俺大,咱说了不算,他说才是“真理”。咱中国以前就有“义犬”之说。所谓义犬,中外皆有之,《搜神记》记载着一桩义犬救主人的故事;我国明人戏曲也有过一篇《义犬记》。养狗不一定望报,但看它默默的厮守着你的样子就觉得它是可人。树倒猴孙散,猴孙与人同属于灵长类,树倒了焉有不散之理;狗则不嫌家贫,它知道恋旧。狗与人类打交道来由已久。周有犬人,汉有狗监,都是帝王的近侍,可见仔犬马声色之娱中间老早就占有了重要的地位。犬为六畜之一,三字经里就有说“此六畜,人所饲”,人养来干什么?历来许多地方祭祀,不用太牢,便用狗,可见狗是养来吃肉的。孟子说狗和鸡一样“七十者可以食肉”。老人有吃狗肉的权力,聂政屠狗养亲,没人说他的不是。据五代史四夷附录有这样的记载:“狗国,人身狗首,长毛不衣,手搏猛兽,语为犬嗥。其妻皆人,能汉语,生男为狗,生女为人,自相婚嫁。穴居食生,而妻女人食”。世界上还有“狗国”?这可是白纸黑字正史而非野史记载,可惜没有详细记录,指出地址在哪,当然无从考证。我看这是史官醉酒说梦话,或是民族歧视罢,权当无稽扯蛋。

 

狗虽有善行义举,有恩于人类,而狗终究还是狗。人类远祖原是与狗为伍的兽类,自从人类有了文明进步,渐渐的人狗也就拉开了距离。过去养狗是为了吃肉,为了看家,打猎;今天养狗大多当宠物。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不同,美国老人缺乏中国“三代同堂”孤独寂寞,养狗为伴那也是件无可奈何的事。中国近年改革开放“引进外狗”(不是引进外资),大有“与西方接轨”之势,结果是“水土不符”学得不伦不类。今年广东中山市发生一件真实的事:一天晚上,一个妇人和一条狗同时被抬到医院抢救,让医生感到尴尬。你说是狗强奸人呢?还是人强奸狗?不管怎么说,人与狗的“接轨”,这洋狗的“待遇”也太高了点吧。表面看来,狗的橬越确乎是文明进步的结果。有一种对比似乎也可以说明这点。乡村里的狗尚能与人相安无事,但城市里的狗由于其所受的教育都是新式教育,故而常常无视人类的存在和人类社会的“公共道德”。中国乡村里的土狗排泄,还知道找个偏僻的地方“八字开”,这洋玩意就随地走到那就拉到那,没礼貌缺乏“家教”。国人养狗缺乏耐心,也许养狗是当活的玩具,玩腻了也就偷偷抱到外边扔了,以至于流浪的狗到处都是。我看媒体披露,北京有一位女士自掏腰包在郊区办了家专门收养丧家犬的类似“养老院”的收留站,收养了上百条犬,一年开销可谓大矣。真是奇怪了,中国社会发展越“进步”,狗的地位也同步,和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过去都说洋人歧视中国人“华人与狗不得入”把中国人视为狗同类。其实是这样:1868年,英租界在位于黄浦江与苏州河交汇之处的外滩上,建起上海开埠以来的第一座公园。园内,树木成荫,草坪碧绿,滚滚浪涛拍打在铁栏之下,美不胜收。这里的音乐亭,每周还举行几场军乐演奏,并摆开上百张雪白的帆布椅,供大家坐下来欣赏。特别是到了夏季,在凉爽的海风中观美景,听音乐,更令人心旷神怡。然而,这座公园,在中国的土地上,却只对外国人开放,甚至竖起“华人与狗不准入内”的牌子,成为中华民族备受帝国主义欺凌的标志性记忆。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舆论只偏重于抨击殖民主义者的强权统治,却对为什么会产生这种不平等的原因语焉不详,缺乏反思,无论传统史书,还是新兴媒体,大抵如此。比如,《百度百科》的有关解释:“公园从开放时起就不准中国人入内,甚至在公园门口挂出过牌子,规定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因而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

 

    那么,租界当局究竟是为什么要将华人拒之门外呢?其实,开园之初,中国人还是可以进去游玩的,直到1885年才贴出告示,称:“中国人与带狗者不得入内”,后来又演化成“华人与狗不准入内”的牌子。时任轮船招商局总办的洋务派名人唐廷枢,气愤不过,曾为这事专门质问租界工部局,工部局的答复是:“中国人不讲卫生,狗进去随地便溺。”原来,问题的根源,居然出在我们自已身上!今天中国人站起来了,社会文明进步了,反倒自己和狗自觉靠拢,走近距离。养狗也分不清人狗关系,西方人养狗有用意,我们国人养狗不知意义,你养我也养,而且是专门挑“进口”的西方洋狗,越不干活的狗,其狗命越好,大有与人平起平坐的势头。看来,人类是越来越分不清狗与人的不同了,不能不说这是一件引以为悲的事。人分贵贱,土狗宠物狗的身价也不同。也有城乡差别。城里的狗有狗衣服穿,城里的狗还有“专科医院”,它穿的狗衣不人穿的服还贵,甚至还随主人出国定居呢!有一天我在北京白云观旁看到这么一个情景:一群农民工蹲在一边啃咸菜吃馒头,一边有狗吃罐头;我想起有的人埋在矿洞里死了也没值钱几个钱,一只狗贵的有几十万块钱!有的人病了看不起,有的狗还有狗医生。咳,世道不同了,真是狗命比人命还值钱

 

世事沧桑,物态流变。这变有发展,也有异化、变态。爱护动物,养狗原本旨在培养爱心唤醒人的同情心,无何厚非。然而当今养狗养得越多,人与狗的分野也越来越模糊,见死不救现象却越加多了起来。“一个人养活十个儿子,十个儿子养十只狗却养不活一个爸”。有些养狗的人似乎连狗都不如了,那就是“怪胎”了。我发现媒体报道西安一位有钱人花了几百万买了一只藏獒,十几部奔驰车去迎接。有市民议论纷纷,却也有人反弹“人家有钱,又不是偷来抢来,买条狗管你屁事啊”?自己挣的钱怎么花,那是个人自由,没错。中国人养狗的同时而同时,却有成千上万的儿童失学,不知有多少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下。难道不是事实吗?人类啊,典型的怪物!互相残杀起来,那个残忍性无法形容。自古以来,人类相互杀戮的战争就不可胜数,国人见死不救比比皆是。仅于此看来,平日里高唱的什么公平、良知、博爱似乎是人类的虚伪!人如此地宠养动物,那个爱心就象揣着慈悲心肠的菩萨,比较起来,这不是人轻贱得不如狗之类吗?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和谐是有个底线的,那是以人类生存前提为优先。这种人与狗的关系,固然无可厚非,但在我看来,怎么看来看去都感觉不太“和谐”。我养过狗,也喜欢狗,我也有过捐资建校。我觉得这个颠倒能否说这是文明的进步和狗的嚣张成正比呢?与其说是文明对人的不公正,倒不如说是狗对人的嘲讽,是人对文明的践踏。呜呼  

 


 

             猫的智慧                             

(儋-049)生活观察:脚向墙头八字开 - 儋耳 - 儋耳(匠人)

 

 

 一个老板做粮食生意,他养了两只猫,一只白猫,一只黑猫。老板给这两只猫安排的工作是守三间粮仓。为了调到它们的积极性,老板想了个绝招:论功行赏。逮到一只小老鼠奖给一条小鱼;逮到一只大老鼠,奖给一条大鱼。白猫与黑猫当然没意见。按劳取酬呀,谁不劳动谁不得鱼吃。它们各自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

 

有一天,白猫和黑猫几乎同时发现一窝刚刚出生不久的小老鼠。小老鼠的爹妈,一见两只猫的影子,早就溜了。两只猫高兴大屁了,各分了七八只小老鼠。白猫毫不犹豫地把小老鼠逐个咬死,换了七八只小鱼。够可怜的了,小老鼠换小鱼,虽说七八条,但不够喂饱肚子,太没意思了。黑猫看在眼里心想:七八条小鱼还不够一口呢。干脆把它们养起来,等它们长大了,才拿去领赏岂不比现在划算吗?

 

 于是,黑猫把小老鼠带回自己管辖的粮仓。黑猫就用白花花的大米来喂小老鼠。小老鼠见黑猫没有恶意,对它们既热情又关心,那七八只小老鼠肆无忌惮,开始天天大吃大喝。但这样做毕竟有损职业道德啊。所以每逢老板来仓库查看时候,黑猫就把老鼠转移到安全地方。一天白猫路过黑猫的辖地的仓库,它突然听到黑猫的仓库里有动静,显然是几只老鼠的叫声让白猫听到了。白猫盯着黑猫问:“黑猫,咋回事?你的仓库里是不是有老鼠啊”?黑猫不高兴了,它不屑一顾,答道:“有老鼠没老鼠,我自己不清楚吗?用得着你操心”

 

几个月后,那只黑猫从粮仓里叼出一只只又肥又大的老鼠。老板一看可高兴了,喜形于色伸出大拇指,赞扬黑猫:“神猫,神猫,真是神猫啊!有你这般尽职尽责,我可以放心了。今后,你给我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黑猫的啦”。表扬了黑猫,反过来批评白猫。在事实面前,你白猫能说什么呢?

 

 黑猫品尝着肥美的大鱼,好不惬意,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猫了。而白猫是捕老鼠能手,那些老鼠不管大小一看到白猫就望风而逃。时间久了,它管辖的粮仓老鼠再也不敢靠近了。而黑猫呢?它捕不到老鼠,于是它就跟外面的猫合作。把外面捕到的老鼠拿回来领赏。这一来吃亏的总是白猫。老板对黑猫疼爱得不得了,而白猫常常被老板打骂。不久,就被老板抛弃了。你想当白猫呢还是想当黑猫?你可能说:“我当花猫”。

     


  

(儋-049)生活观察:脚向墙头八字开 - 儋耳 - 儋耳(匠人)

 

            袁世凱蒋介石与湯圓之缘  

 

袁大头还真是个人物。1895年冬天,也就是中日甲午战争结束半年之后,在督办军务处任职的袁世凯,从北京来到了天津小站,肩负的是当时朝野内外,一致呼吁的一项重要任务督练新式陆军。即,创建的武备学堂,它是传授西方重要文化知识的场所,袁世凯依靠了这支在小站练的这支兵,就作为他整个起家的本钱,他治军严格,不许吸烟,不许奸淫妇女,不许偷,不许盗,革除旧军思想涣散,纪律松驰。我们现在唱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个歌,是产生于小站练兵时期相传下来的呢。这支军队不但成为北洋军事政治集团的一个基础。他借此进到政治,他深谙清朝官场积习,四处活动、八方经营、请客送礼、重金贿赂、拜师请托官越做越大。更想不到的是,他当年小站练兵,竟然练出后来5位总统、9位总理、30位督军!不简单啊。 1911年,辛亥革命勝利,這個老袁頭一心想當皇帝過把皇帝癮。終於在1915年年底兌現了。他宣佈:1916年開始改為“洪憲”元年。不講“公元”了,講起了“年號”。(今天的朝鮮也一樣講“主体”年,不讲世界通行的“公元”。可见,封建专制的表现形式是一样的)。轉眼間就到了1916年的元宵節,整個北京城大街小巷到處響起賣元宵的吆喝聲。這個袁世凱原先對元宵並不是不了解,他哪年不吃元宵啊。可當他聽到北京城裏滿街大聲喊“元宵”的時候,他覺得人們在喊“袁消”罵他老爺子來著。怎么听来听去都觉得不顺耳。

 

 这不奇怪,住在宮殿裏的人和住在貧民窟裏的人思維是不一樣的。他老袁虽然原先是一介平民,如今可是皇帝啦。当皇上的感覺以及皇帝思維當然和以前当平民特有的“平民思维”有天壤之别不一樣啦。过去属于“三六九”之流,只配高呼“首长好”,今天位尊九五,出口可得说“同志们辛苦啦”。袁世凯以前不是没吃过元宵,但过去它是“元宵”,那时候当臣民,后来升格为民国总统,和当皇上毕竟不一样。皇帝可是大龙啊。所以以前你爱怎么喊元宵和俺老袁不搭界,不觉得怎么样。如今,身份不同了,他就想:你賣元宵就賣你的元宵,你瞎喊什么“袁消”啦?這岂不是不把村长当干部-----不把咱我袁世凯当皇上吗?这不是分明在詛咒我袁皇上嗎?這還了得?他一聽就火大,馬上將一位姓趙的“大臣”叫來,命令他:凡是在北京街道上喊“袁消”的,統統抓起來槍斃!這下,吃了幾十年元宵的趙大臣也犯難了。这是哪跟那啊?“枪毙”?那可是掉脑袋的大事哦。他知道“皇上”顯然是把“元宵”聽成“袁消”了,連忙陪著笑臉解釋說:“皇上,北京城的老百姓在叫賣‘元宵’,而不是大喊什麼‘袁消’啊”。

 

這老袁头一見手下大臣竟然也敢當著他的面还說“袁消”?更加氣憤,立即就將趙大臣臭罵了一頓:“不知好歹的混賬東西,我說了好半天,你還敢說‘袁消’?你是不是活膩啦”?這位趙大臣也真不是個明白人,他始終以為老袁聽錯了。他想再解释,可读起这个“元宵”,再怎么读,还是“袁宵”!看来越解释越糊涂。于是,他就改了个“进谏”方式,决定写字。这下,看你袁大帅还怎么说。想到这,拿了張紙把“元宵”二字寫在紙上,完了小心翼翼指著它對袁世凱說:“它是正月十五元宵節,老百姓們喜歡吃的一種东西,食品,在鍋裏煮熟後連湯一起盛在碗裏的,圓圓的,甜甜的那種東西,因為在元宵節那天吃,所以名字叫……”姓趙的不敢再說出最後“元宵”兩個字。(因为当时还没有“汤圆”之说啊)。

 

袁世凱這才明白。他自己是做賊心虛,誤將“元宵”聽成了“袁消”。但,皇上說話嘛,哪裏有改口的,對的就是對,錯了也是對。中国儒家传统文化讲究“尊者忌、贤者讳”人分九等,等等有别。上面为尊,下面为卑。不管咋样说,我是你的“政治爸爸”,错了,你也的照办!他有他的歪理。他認為“元宵”與“袁消”諧音,不吉利,必須給他改個名字。改什麼名字呢?他想,這個玩意既然是帶著湯吃,又是圓圓的,那就叫它“圆圆”吧!转而一想:不对啊,圆圆岂不就是吴三桂那个娘们的名字“陈圆圆”啦?他想,趙大臣说了,在鍋裏煮熟後連湯一起盛在碗裏的,圓圓的有汤?哦,奶奶的,那就叫它“湯圓”吧!他一乐,忘了自己当皇上,不说传我“圣旨”,却习惯过去当军头口吻,告訴趙大臣说:“傳我的‘命令’,從今天開始。‘元宵’一律改為‘湯圓’。今後誰膽敢再叫‘元宵’,格殺勿論”。袁世凱一聲令下,一夜之間,北京城所有元宵鋪面上的“元宵”二字全部換成了“湯圓”。賣元宵的人也不敢再喊“元宵”了,全部吆喝成了“湯圓”。我們今天所說“湯圓”,就是從袁大頭那裏來的。这个汤圆一词仔细琢磨起来是有些毛病的,“汤”是名词,“圆”是副词,汤怎么是“圆”的啦?嗨,老袁说是那就是吧,谁敢拿自己脑袋去说“不是”呢。

 

无独有偶,蒋介石作为独裁者,他和汤圆也很有“缘分”。抗战时期,日本飞机疯狂轰炸陪都重庆。一天老蒋吃过早饭便带着他的“文胆”陈布雷和一帮随处便装巡视街道,他要查看灾情以示亲民。当他走到白龙池街口的时候,表情忽然严肃起来。只见他举起手杖,指着街口处一家门店招牌说:“娘希匹!领袖当汤圆吃了,还有什么领袖”?那帮随处顺着领袖的手杖指向一看,原来有块醒目的招牌挂在一家卖汤圆的小吃店铺门额上,上面写着“领袖汤圆”四个白底黑字,并且是正楷颜体字,还挺醒目的。

 

当时,国共合作,万众一心团结抗日,国统区正在大力推行“三个一”大政方针,即“一个领袖,一个政府,一支军队”,借此加强老蒋独裁统治。你竟然不识时务,公开对着干,把领袖说成汤圆,象骂袁世凯似的骂老子还不说,还要“吃”“领袖”?这是哪家人啊,胆子也忒大了点。查!当天中午回到临时总统府陈布雷就把重庆卫戍区司令刘峙给招来,要求他“严密监视‘领袖汤圆’店,火速查明并禀报店主身份及其政治背景”。这个刘司令回去之后不敢有半点怠慢,一周之后一份《侦讯详情》摆到陈布雷案头。

 

原来,有个小子叫何凯,小名叫“何老幺”,年方20岁,是当地巴县农民;文化程度小学二年级毕业,初识文墨。为了谋生靠邻里帮忙凑了几个钱跑到城里租了间门面开了家专营元宵店。开店总得要起个吉利的店名啊。什么“东来顺”“乐口福”之类,他嫌俗气。他文化又不高却自持识文断句,他见报端三天两头宣传“领袖”一词这个那个的,他不求甚解,觉得新鲜就去请了个“书法家”----住在禹王宫里的刘道士题写了这个横匾。这个道士也是个糊涂虫,年逾古稀,平时深居道观不问政事。他习字多年,写一手颜体颇能换些香火钱度日。这个何老幺给他几两银子,他不管不顾挥笔就把神圣的“领袖”二字变成了汤圆招牌。

 

陈布雷看了报告,又气又好笑。明情至此,悬在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没什么政治背景,犯不上小题大做。于是他在《侦讯详情》上批了8个字:“愚民可恕,招牌不可留”。这八个字总算救了关门待罪的何老幺。他挨了保长一顿臭骂,备了一桌酒席答谢方方面面吃玩,连夜都不敢过,当晚带着老婆孩子跑回巴县去了。苏东坡喜欢吃猪肉,后来人们起了一道菜叫“东坡肉”。毛也喜欢是湖南做的猪肉,你敢起名“泽东肉”吗?你敢拿小布什、奥巴马开涮漫画他们,你敢拿老胡画漫画吗?那是大不敬,尊者讳。什么时候可以做到这点,则可说明中国进入地道的民主社会了。今天虽然不是袁世凯时代,蒋介石时代,但“阴影”还是存在的。

 


 

 笑话:王敬义喜欢到梁实秋家串门,每次离开梁家,总是习惯偷偷在其家门口撒泡尿然后才离去。梁实秋对此一直装糊涂当作没看见,不知道。一天,王实在憋不住了,自己曝短说出来了。但又不乏得意之情问:“每次我都撒泡尿才走,梁先生知道吗”?本来,狗出门都是走一段路尿泡尿做记号,梁实秋笑着说:“我早知道,因为你不撒尿,下次就找不到我家啦”。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