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儋耳博客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日志

 
 

(儋-031)读书札记:真实的孔子与其洒脱  

2011-06-05 13: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儋-031)读书札记:真实的孔子与其洒脱 - 儋耳 - 儋耳(匠人)

 

 

 

 

                                                                            匠人(作者)


   

 

 

    如今改变职业之后,无需再为应试,为工作,为写文章而看书后开始尝到读书的乐趣,进入另外一种佳境。换句话说,读书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当消遣。所以,也就习惯把书当作闲书来翻阅.那怕是《毛选》或者《邓选》正经书,我也视之为闲书看。这一来反倒读进去了,读出了味道。像恩格斯《国家与家庭私有制起源》一书,本来是"马列"经典著作,但我抛开这个,从学术角度去看恩格斯个人的观点,重读后感觉就是不一样,收获很大。我记得林语堂说他把《论语》当作孔子的闲谈来读,结果读出许多幽默。我很有同感。时下一位热心用世,不甘埋首做学问的当红“学界名流”宛如传统士大夫匡世救弊,“兼济天下”之下硬是把这本闲谈而由孔子弟子纪录整理的“书”作为经典来“讲座”,附上自己的观点,竟然把它抬高到“治国之本”来说事,怪吓人的。而我却不以为然。无论是对于孔子,还是对于儒家学说,我都称得上是个门外汉,按理说我是没什么发言权的。但身为中国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都会浸淫于被儒家思想建构的文化传统中,从观念到意识乃至行为模式,无往不受儒家思想的熏陶和渗透。从这个意义上说,凡是中国人,都可以谈谈自己在此种文化形态中生存的体验和认识。何况,在读书问题上,我从来就不迷信权威与教授学者。我在自己博客《儒`儒家`孔子》一文中就说过,孔子就是孔子,“活生生的普通人的孔子,到了程朱宋儒的手中作为政治工具利用之后,把孔子原本面目改了,以道学面孔论孔子之后,把活生生的凡人的孔子变成了常人所不为的圣人”,不是没有原因的。最近,我翻这部“圣人”之言,感慨颇多。我想谈谈孔子的洒脱。

 

首先,在谈论孔子的时候,我们不能回避《论语》这本“书”。众所周知,我们对孔子的了解主要靠这本书。我们说它是书,不如说是“语录”更准确(实际上它类似林彪过去编的《毛主席语录》)因为它是孔子的学生把孔子的平时讲话加以记录整理而成的。严格的说,实际上今天我们所见的《论语》文本并不是他的弟子或再传弟子编订的,是西汉后期汉成帝的老师张禹编定的《张侯论》(21篇),后过了200年光景到了公元二世纪才由郑玄以其为蓝本,根据不同版本最后点校编成的。后来到了公元八、九世纪唐代的韩愈,柳宗元等人对此书持怀疑态度,原因就在这了)。它的真伪我们姑且不论,有一点要肯定:它是“语录体”-----确切的说,书中反映的思想观点不完整,不全面,也缺乏系统性。就好像我们过去批判林彪编《毛语录》时说他断章取义一样.即,把毛主席在特定时期,特定场合,特定历史条件下讲的话,摘取其中一两句当“圣旨”一样,是片面的。同理,我们今天看《论语》这本书,光凭孔子一两句闲话,就添油加醋,充分发挥想像就阐述他的思想如何如何,显然也是有失准确的。事实上《论语》自从问世以来,各种注释诠释解说文本就多如牛毛,甚至孔子的某句话,注释也不尽相同,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于丹的讲座,其中对孔子的言论的注释诠释,错漏就不少,不见得就是正确的。难怪有不少学者批她歪曲原著,原因就在这。(我发觉,有些人吹捧于丹,把她的"讲座"神化,抬高到了“功不可没”地步,实在是难以入耳,难以让人接受。我想,或许是由于先入为主,仅听一家之言的缘故吧,也难怪.)

 

我认为孔子并不是圣人。孔子的的儒家思想,经过后人不断的演绎和抽象,不仅成为中国绵延几千年的主流“意识形态”,而且深刻地渗透到中国人的民族心理,广泛影响到中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迄今,谁也不敢说,我们的政治文明、社会意识以及民族文化中已经剥离了孔子学说的元素,相反,我们在在都体验到,孔子思想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顽强地存活于中国人关于生存的意识、关于政治和社会的理想中。 但是对孔子及其儒家学说的理解,更多地将其定位为圣人和“绝对真理”或者像西方的宗教箴言一样的东西,因此也被笼罩在历史的迷雾中,后人难以参透其详,越发觉得神乎其神,或者必欲打倒之为快事,从一个极端到另一极端,是发生在历史上关于孔子及其儒家思想的真实命运。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在两千年中华史上独享殊荣,孔子成为帝王及士人顶礼膜拜的“文圣”。说他是"圣人",那是历代统治者出于统治手段需要人为"抬举"塑造的.孔子原本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缺陷,甚至有毛病。比如,孺悲欲见孔子,孔子假托病不见,让人告诉来客说他不在家。讲假话这也就够了,他在孺悲犹在门口之时,故意取瑟而歌,故意让来访者听见而知道自己在家。这不是恶做剧吗?这是“圣人”应有行为吗?这分明是一个活泼泼的凡人常耍的小把戏,这就是真孔子!孔丘是恭而安,威而不猛,并非道貌岸然,冷酷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

 

我们留意《论语》原本,细细品味就不难发现这些。比如,孔子周游列国到处碰壁,不如意事,十居八九,而他总是泰然处之。他也有伤世感时的话,在鲁国碰了季桓子、阳货这些人,想到晋国去,又去不成,到了黄河岸上,而有水哉水哉之叹。到陈地绝粮食了,门徒都出怨言了,孔子却独弦歌不衰,不改其那种安详幽默的态度。他三次问门徒:“我们一班人,不三不四,非牛非虎,流落到这种田地,为什么呢”?有一次他和门下走失散了,后来有人在东门找到他,说他相貌,并说他像一条“丧家犬”。孔子听见后说:“别的我不知道。至于像一条丧家狗,倒有点像”。透过这些话,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活生生的普通人的孔子。然而,到了程朱宋儒的手中,作为政治工具利用之后,孔子的面目就改变了,好像孔子(圣人)就不吃人间烟火不放屁。远的不说说“文革”时期,讲阶级斗争,我们有的学者出于政治需要就批孔子言论,孔子说什么都是错;如今讲“和谐”了,我们有的学者“赶时髦”,孔子说什么都是对,以致孔子的地位100年来首次达到了最高点。不是圣人也差不多属于人圣了。哎哟,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嘛。

 

在我们的印象中,儒家文化一重事功,二重人伦,是一种很入世的文化。然而,作为儒家始祖的孔子,其实对于功利的态度颇为淡泊,对于伦理的态度又颇为灵活。这两个方面,可以用两句话来代表,那就是“君子不器”和“君子不仁”。孔子是个读书人,对于读书他有自己的看法.他主张读书要从兴趣出发.他不赞成为求知而求知的纯学术态度("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他还主张读书是为了完善自己,鄙夷那种沽名钓誉的庸俗文人。他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他一再强调,一个人重要的是要有真才实学,而无需在乎外在的名声和遭遇,类似于“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这样的话在《论语》中至少重复四次。孔子原本就是个读书人。一般读书人寒窗苦读,心中都悬着一个目标,就是有朝一日成器,即成为某方面的专家,好在社会混个稳定职业。说一个人不成器,就等于说他没出息了,这是很忌讳的。孔子曾经坦然的说过,一个真正的人本来就是不成器的(“君子不器”)。因此也确实有人讥笑他博学而无所专长,他听了不生气反自嘲说,那么我就以赶车马为专长罢。这话不但是他的治学观,实际上也反映了他的人生观。有例是,有一回,他和他的四个弟子聊天,让他们谈自己的理想志向。其中三人分别表示想做军事家,经济学家和外交家。唯有曾点说,他的理想是暮春三月,轻装出发,约了若干小朋友,到河里游泳,在林下乘凉,一路唱歌回家。孔子听罢说“我和曾点想的一样”。圣人的这一叹,活泼泼地叹出了他的未染的灵性,使得两千年后一位最重性灵的文论家大受感动,竟然改名金“圣叹”。以资纪念。

 

在孔子看来,人生在世,何必成什么器,成什么家呢,只要活得悠闲自在,岂非胜似一切?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莱特一样,从不同的视角和维度看孔子,都会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孔子”,在不同年代看孔子,也会得到不同的启示。到了晚清以降,随着西学东渐,革命浪潮兴起,“打倒孔家店”的呼声曾经声振寰宇,时隔半个世纪,孔子思想再次成为中国人批判的标靶。然而,正是这两次声势浩大的反儒家学说的运动,凸显出统治中国主流意识形态长达两千年的儒家学说的强大根基——它不仅影响了中国人的思想,也影响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人际交往方式,更可以说进入了中国文化的基因序列中——不是依靠强力否定所能改变的。 迄至今日,从政治人物的执政作为到平民百姓的婚丧嫁娶、起居游乐,再到国际交往,无不受儒家传统思想的影响。不仅如此,孔子的儒家学说再次被发扬光大,甚至作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积极向海外推介和扩张,在全球广泛开设“孔子学院”,孔子的儒家思想作为鲜明的文化符号,深植于全世界。就像过去一个世纪以来,西方竭力向外扩张民主、自由价值观一样。

 

 从古至今,都有两种“孔子”和“儒家思想”,一种是理想化的孔子和“道德教化”的儒家思想,一种是人格化的孔子和“生存哲学”的儒家思想,前者,将后者进行了演绎与抽象,在此基础上升华为普世价值,在绵延数千年的专制统治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而拨开笼罩其上数千年的历史迷雾,我们才能看到一个真实的孔子和饱含生命色彩的儒家生存哲学。 孔子的一生并不得意,如同世界上很多杰出人物一样,他们生前离他们身后名声的万分之一都不到,其生存也是充满流离坎坷。也正因如此,他的思想才是实践中的思想,经过现实打磨的思想,因此也具有强烈的人性色彩和人伦关怀,是真正的人民的思想。当然,他的思想必定是受到其历史条件所局限的,他所依靠的人民,也不是今天所称之“人民”,但是由于其思想的穿透性,其基本内核可以通用于古今人类,无论中西。因此才有论者认为,儒家思想有望作为普世价值观,以拯救陷于纷乱的现存世界......

 

学界大抵认为“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至于什么是“仁”,众说不一,但都不出伦理道德范畴。孔子重人伦是事实,别否认.不过他到底是个聪明人,而一个人只要足够聪明,就绝不会看不透一切伦理规范的相对性质。所以,“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这句话竟然出自于孔子之口,他不把“仁”看作理想人格的必备条件,也就不足为怪了。有人把仁归结为忠恕二字,其实孔子决不主张愚忠和滥恕,他总是区别对待“邦有道”和“邦无道”两种情况。“邦无道”之时“乘桴浮于海”(能逃就逃)逃不了则“言孙”(少说话为好)。会装傻更妙(”愚不可及“这个成语就出自《论语》,其本意不是形容愚蠢透顶,而是孔子夸奖某人装傻装得高明极顶,相当于郑板桥的所谓“难得糊涂”一样。他也不象基督那样,当你的左脸挨打时候,要你把右脸也送上去。有人问他该不该“以德报怨”,他反问,那么用什么来报德呢?然后说,应该是用公正回报怨仇,用恩德回报恩德。

                                              (儋-031)读书札记:真实的孔子与其洒脱 - 儋耳 - 儋耳(匠人)

 


 

 何谓封建?这个词有两个涵义。它的本意和现代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周朝建立以后,为了稳定新征服的地区,实行大规模的“封建”,周朝一共建了七十一个国。所谓封建,就是“封邦建国”,“封建亲戚”的意思。71个国就是封建的结果。作法上是分封周王室的同姓(姬姓)以及少部分异姓为诸侯。其目的是“封建亲戚,以藩屏周”------用同姓诸侯构筑起一道屏障,来捍卫周天子的中央权威,巩固周天子的地位。这,就是“封建”的原始本意。但,我们今天的所谓“封建主义”的封建涵义和上述不同。它源于中世纪的欧洲“feudal system "或者"feudalism",是近代日本学者在翻译时,借用了周朝的“封建”一词,译作封建制度,封建主义。由此,它的本意异化了,含义就不同了。就是说,我们今天所使用的“封建社会”已经不是封建的本意。但如果我们认真的加以比较起来的话,与欧洲的feudal system 时代倒是很相似,是周朝建立以后的四五个世纪。我国封建社会几千年,历史断代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有学者(吕思勉)把中国历史分为三个时代:部落时代、封建时代、郡县时代。他认为进入秦朝以后封建时代开始进入郡县时代,此后虽然出现四次反复回潮,但都是失败。他的这种立论所说的“封建时代”,更多的显然是指封建的本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