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儋耳博客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日志

 
 

(儋-030)文化研究:乾造属虎,坤造属龙  

2011-06-05 12: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儋-030)文化研究:乾造属虎,坤造属龙 - 儋耳 - 儋耳(匠人)

 

                                                  


 

算卦算命是五千年文明遗风中之一缕。是不可信的。然而,不少的人明明知道算命是在骗人,许多却主动前去受骗。为什么?想来,相信事在人为,却归功于成事在天。在这种悖立中,人的意识中对命运的把握的主体性,已被潜意识中的宿命意识消解。人们并非对主体性的沦丧没有察觉,而是这种沦丧最终指归于涅槃般的境界,从而与人的求安、求合、渴望富贵荣华的心理相契合罢了。问题就出在这。有些人打着易经名义算命那就是欺骗了。

人生谁没有疑虑之事,即便半认真半消遣,算算流年,问问妻财子禄也未尝不可。旧社会“瞎子算命满街跑”,也不奇怪,本来,这算命的勾当是盲人旧社会的谋生之道,大概是盲于目者不盲于心,所以过去大家都愿意求道于盲人。现今,这明眼人也公然“打劫”起盲人的饭碗来了。海南不乏算命先生,在海口“五公祠”大门一侧比比皆是。据说,海南文昌某村有一位算命先生特神,能测知任何人的父母存亡。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整个县城无人不晓。我姑姑是个铁杆信命者,她第一次去,算命先生就断定她“父在母先亡”(留意:给她的条子就是这么写的。这句话没有标点符号,你要说“父在,母先亡”,就是父亲还没死,母亲死了;你要说“父在母先亡”可以理解为父亲死在前面。怎么说怎么对----如同螃蟹走路,横竖都通。)姑姑回来后就说开了:“真准啊。神了”。我拿着纸条问她:“是‘师傅公’先说的呢?还是你自己写的”?她说师傅公(注:海南称算命先生为“师傅爷”)算卦的时候和平时侯是不一样的。整个人像神经似的,摇头晃脑。用她的话说是“公上身”了,即,此时此刻师傅爷正和已经去世的先人“对话”呢!完了,递给她张条子,她一看,没等解释就“哇……”一声哭开了。我想,岂不是不打自招----自己露馅了吗?如果说,第一次去算,经我这么一说,她觉得有点道理,半信半疑了。她心有不甘,第二次又去了。 

这一次她打死也不开口了,也不算父母了。她就要求算算自己活着的丈夫!这道题在我看来是周公那怕在世恐怕也算不出才是。你猜怎么着?又中了!当时姑父得了癌症,时年65岁。由于姑姑结婚晚,姑父处于二婚,他们的孩子还没工作正读高中。她一直担心姑父熬不过这关,偷偷又去了,偏偏这次又被算命先生说中了。她回来说:“师傅公先是按惯例跳完神后,按照出生的年月念念有词,然后掐了掐手指算说‘六十六,不死掉快肉;过了这一关就到七十三’如果你姑父过了今年,就没事一路西行,无灾无病”。这话说得姑姑一片沉重。我不信。但姑父躺在病床上。你早不算晚不算,这个时候去算?真没熬过六十六姑父走了。一次说她父母双亡,她信了;一次说姑丈要死,结果后来没多久真死了。已经死的算出了,没死要死的,也算对了,由不得她不信,自然就信上加信了。换位思考,恐怕轮到任何人处在她的位置,面对如此高的“命中率”,半信半疑也得全信不可。我老婆听说后也去了,不但算了她自己,也算了我和孩子。回来告诉我:师傅公说你这人有很多钱,要破财了。“我们爷俩连算命先生的面都没见过,怎么算”?她说,算八字,并且算出我的籍贯是那里人!天,我懒得去反驳她。结果,那一年果然被骗。不但被一个小子以挂靠名义诈骗走我近800万,整个公司即刻垮台,我陷入了人生黑暗(真是这样一点不夸张)。报案到今天都没解决问题。我嘴巴硬不承认算得准,但私底下我有点心虚了。

我不信命,但面对眼前的事实,由不得我不信。本来我就想,算命的能算得出别人,怎么不算他自己啊?算出了自己了,怎么还来干算命这“勾当”啊?想是这样想,有一次,我偶然摇签算了一卦,不但我一人中签,同去的四个人都丝毫不差,结果算得我心惊肉跳。记得前些年,我们几个到我老家福村,一行四个人,我和公司的小符(女)老陈(公安干警)郑书记(村委会书记)路过一个庙,我不知怎么心血来潮提议进去看看,因为在路边,也就顺便追随进去了。逢庙烧香见佛就拜,生意人都这样。庙堂里佛象旁边坐着个算命的,他不给人看生辰八字,也不看手相,就光守着个签筒给抽签者解签。“每个人摇一个”小符说完就带头,最后是我也当儿戏摇出了一根签。今天我记不得签是怎么写了,但四根签的大意我还记得:说小符想嫁人,但个人婚姻不如愿,没找到老公(签上我看了真这样写);说老陈想改行就业换个职业;说郑书记是“万户侯”骑牛不如骑马快,骑马不如骑牛稳;说我是“一通百通,一朝卡在脖子上”。我是懂得点古文,当然蒙不了我,我每根签都看了,他解的签没错。要命的是全说中了:小符没结婚,大约近30岁了吧,我想(今天也没结婚人在北京)如果结婚了也就不存在嫁人不嫁人问题。这个老陈也被说对了。我当时的“形势”恰恰就是这样,姓郑的书记作风保守,也真这样。我无法理喻的是:退一步讲,如果这四根签换了个位置,即,我捡了小符那根签,或者我捡了郑书记那根签“万户侯”(地方管人干部)岂不全盘皆乱,牛头不对马咀了吗?问题在:它恰恰各司其人,好象冥冥之中就该你捡你的签。十年过去了,回过头来看当初也真是这样。前年我在北京碰到小符,她还没结婚,她是海南人却十分讨厌海南,她说谈了内蒙古的不如意就拜拜了。她还记得算命一事,问我“叶总,您记得那次算命吗”?我当然记得。她说:“假的假的,完全是偶然巧合”。巧合?她说这话的时候,全然缺乏底气。听她那么一说,我想起这几年背时,反倒心里更发毛。至此,我方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信这玩意。但我最后说:“我也不信”!

虽说不信,但经过这次四人算卦,那么高的“命中率”,倒是把我的心给“挂”了起来。此后,我就留意起这个“算命”来--每逢碰到别人算命,我就站在旁边看。我想从中找出他玩什么“猫腻”。有一次,我陪客人到海南万宁的东山岭(这是个著名旅游区,山上有庙),碰到两位年轻男女在问卜(过后我问他们为什么算命,男的如实却不好意思说是“家里大人说‘相克’所以不妨试试”)。这个算命先生一开始折腾了半天,闭目摇头说,“哎呀,这婚姻怕不成。乾造属虎,坤造属龙,‘虎掷龙拿不相存,当年会此赌乾坤’……”。他还振振有词,以诗为证据,把婚姻之大事比作楚汉之争。他这家伙可是这方山头上“闻名大师”啊,围观的人倒是不少,就如同围观下棋似的。听他这么一说,大家的心也就跟着话凉了下来。“唉,真可惜”有个多嘴驴感到惋惜可怜说:“先生,你就不能捏合捏合下吗”?“师父,您再细细看好罗,我可以加点卦金的”。那男青年不知是怕女朋友失去信心呢?还是咋回事忍不住冒出了这句。只见先生说:“别急,别急,你们俩把手伸出来”。看了看,笑逐颜开的说“龙从火里出、虎向水中生啊,龙骧虎跃,真是大吉大利啊”。众人跟着终于松了口气。呜呼。 

俗话说“行行出状元”,吃这碗饭的人,也真是要熟悉这行“业务”--能把死的说活了。算命先生说谎了吗?没有。始终没有。他有说道的依据,否则谁也不信。猫腻出在哪呢?首先,这算命的东西不是红就是黑,非阴即阳,“凡射奇偶,自然半收”,概率比轮盘赌还大,胡说八道就有百分之五十把握了。算中了,他赛过神仙,算不中了,也就罢了,谁还去找他“退货”--把卦金讨回来呢?何况,灵不灵还有许多模棱两可说法,命之外还有运不是?如果我们留意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无一不是众多偶然组合的产物。就是说,人生在某个阶段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由许多偶然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正如莱布尼茨所说:"这个世界乃是一片大充实。其中一切物质都是接连着的。里面有一点变化变动,全部的物质都要受影响,影响的程度与物体距离的远近成正比"。全球经济一体化,美国咳嗽,各国“感冒”。人的世界也是如此。每一个人不但受时势的影响,也直接受他身边人的影响,而且又间接地受距离很远的人的影响,反过来又影响别人。二千七百年前,在印度地方有一个贫穷者死了,没人收尸体暴露在路边已经腐烂。那边偶然来了一辆车,车上坐着一位太子,看见之后心中起了一个念而出家。后来他把王位、富贵抛弃了,父母妻子也抛弃了,独自去寻思一个解脱生老病死的方法。后来他便成了一个教主,创造了一种哲学的宗教,感化了无数的人,“他”就是释迦牟尼。试想一下,那天如果不是死人暴露在路边?如果那天他不出门?如果他出门不走那条路?如果……我们人何尝不是偶然的产物?我们所做的一切何尝不是诸多因素影响的偶然结果?反过来我们又影响到了别人。这些无数的偶然,无疑构成了不可预见因素。这就是我们一直困惑无法解释的所谓的“命”!毕竟,你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你能够说了算的啊。

算命的魅力,就在它的预见性。我们可以根据一个人的个性,推理一个人在什么场合下的可能表现,进一步推论出可能大致结果,这点倒是符合个性以行为之间的逻辑关系的。但你是不能根据一个人的形象和手相纹理算出这种结果的。中国自古就有算命之说。韩文公文起八代之衰,以道统自任,但是他给李虚中所作墓志铭有这样的话:“李君名虚中,最深于五行书,以人之始生年月日所值日辰干支,相生胜衰死王相,斟酌推人寿夭贵贱利不利辄先处其年时,百不失一二……”言人之休咎,百不失一二,即准确率达到98%~99%,那还了得?我看是吹牛,韩之所以这么说恐怕和筹备墓金有关。李虚中非等闲之辈,进士出身,撰写有命书三种,韩文公这是吹捧死人罢了。人天生就有好事毛病,喜欢有添枝加叶的传播谣言,可供谈助,无伤大雅,“子不语”,我偏夭语!人咀两张皮,“信则灵”信不信由你。说透了只不过江湖骗子把这是把这作为一种谋生行当罢了,算命者本人最清楚不过,你若给他算命可以保证他不干,你掏钱让他算,他心里笑你是个“大傻逼”。

 别说算命是我们的国粹,国外也有。手相之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亦不讳言之。早在古罗马时代就设有卜官,法国国王路易十一(1423~1483)酷好占星。他有一名宫廷占星师,一次预言宫中一位贵妇会在8 天之内死亡,预言实现后,路易吓坏了,他想如果不是占星师谋杀了贵妇以证明他的准确性,就是他太精于此道,他的法力威胁到了路易本人。于是路易决定杀了占星师。一天晚上路易召见占星师,来到他位于城堡高处房间,在占星师到来之前,国王告诉仆人如果他一给出暗号,他们就抓住占星师把他从窗口扔出去。占星师来到后,在国王下达信号之前决定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你声称了解占星术而且清楚别人的命运,那么告诉我,你的命运如何,你能活多久”占星师说:“我会在陛下驾崩前3天去世”。国王一听,不但不敢下暗号,从此路易十一还给占星师好吃好喝,还请高明宫廷医生来照顾他的健康,担心他死去。最后是路易死了,他这占星师还比国王多活了好几年。他的预言能力让自己否定了。这种占星师相当于我国大汉官仪。可见,都是假的。英国1824年公布取缔流浪法即禁止算命这一行业的存在;美国则把职业算命先生列入搅乱社会的分子一类。解放后这类东西在我国也基本绝迹,惟有现在我们泱泱大国却普遍、公开、存在。说传统,不管精华糟粕,凡是过去有的,不管好坏都冒出来,能否说这是封建迷信的死灰复燃呢?这种非宗教的国民心态,实际上就是一种严重阻挡我国文明的前进步伐的因素,伴随着其它封建迷信活动在当代越演越烈,不得不说,实在是一件可悲的事。

人类历尽艰辛地行进到科技文明发达的今天时,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早已经超越了生存体验及直观肤浅的层面。不仅对我们生活的地球知察细微,而且对外太空的了解亦日渐透明。呼风唤雨已不再是神来之笔,万里星河也不再是雷池禁区。但自然界的确也存在许多玄奥的谜团与疑问,令人如坠雾里,百思不得其解。许多千古悬案,万古残垣无法破解不说,我们生活中发生的许多偶然巧合毕竟和自然界的谜团是两回事。比如,肯尼迪与林肯"高尔夫球落点"的事例:林肯总统1860年当选,肯尼迪1960年当选;两人都在星期五被暗杀,当时两人夫人都在场;林肯在福特戏院被杀,林肯的坐车也福特汽车产品;两人的继任者都是约翰逊,一个1808年出生,一个1908年出生;林肯的秘书叫约翰`肯尼迪,肯尼迪的秘书叫艾维磷`林肯,两个暗杀者一个1839年出生,另也是一个1939年出生,一个在戏院杀林肯后逃到仓库,另一个则从仓库射杀后逃到戏院.完全是巧合。 

一个人的命运毕竟很大程度上是由自己意志驱使的,一切行为都是经过人的思考铸成的。任何事情做不做,不是首先由你决定的吗?有人说,他的生活充满着痛苦和不幸,都归咎与天命作祟。我想不对。我们的际遇都是由无数的偶然凑巧形成的,其中任何一个变化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古书里有句话:“山川能说话,风水先生就会找不到饭吃;内脏能说话,医生就会吓得脸如土色”。人的命要能算得出,算命先生就绝迹了。问题是,我们明明知道算命是在骗人,却主动前去受骗,本来,相信事在人为却归功于成事在天。在这种悖立中,人的意识中对命运的把握的主体性,已被潜意识中的宿命意识消解。人们并非对主体性的沦丧没有察觉,而是面对这种沦丧不察觉也无法解释,最终指归于涅槃般的境界,从而与人的求安、求合、渴望富贵荣华的心理相契合罢了。我倒觉得,一个人的性格似乎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儋-030)文化研究:乾造属虎,坤造属龙 - 儋耳 - 儋耳(匠人)


                          \附贴:为何中国人总是迷信鬼神还造神呢

 

 古代帝王为何如此热衷于造神呢?我认为首先出自于帝王的自卑心理作祟,他们时常处于紧张状态的焦虑情绪,是其想方设法神话自身的原因之一。我们每个人都有焦虑情绪,它是人对于某种引起自己不愉快的内部反应,就多数人而言,焦虑是瞬间的,受当时情境的约束。少数人的焦虑则是持久的,他们长期处于一种极度敏感和紧张的状态中,多疑多忌。惶惶不安,夸大了自己面临或者将要面临的危险或威胁,外界的轻微刺激都可能引起他们精神上的过敏性反应。这种情况且不说在当代领导人身上有所表现,在古代帝王身上表现得更为明显。咱就以汉高祖刘邦为例。他建立汉朝后,助他打天下的功臣名将多受他猜忌,连功居第一的萧何也屡次濒临灭族之危险。《汉书·萧何传》上记载这样一件事:刘邦离京讨伐鲸布,屡次派使者打探留在都城的萧何所作所为。萧何的门客分析说:“君灭族不久矣。夫君位为相国,功第一,不可复加。然君初入关,本得百姓心,十余年矣。皆附君,尚复孳孳得民和。上所谓数问君,畏君倾动关中,今君胡不多买田地?上心必安”。劝他早日卸甲归田。萧何听从了。果然使得刘邦大悦。韩信就没有这样幸运了。萧何威信高,刘邦心理忐忑不安,深恐他的威信太高会危及自己的地位。

可见,刘邦虽然贵为天子,却怀有己不如人的自卑感,猜忌和嫉妒自己手下的能臣。“天无二日,人无二圣”,凡是专制帝王都有这种特征,绝对不允许手下掌握朝廷大权的杰出大臣存在。隋文帝称帝登基“功臣故旧,无始终保全者”(见《资治通鉴》卷180)。宋太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更是众所周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随便都可以找出100条理由收拾你,能臣功臣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斯大林也这么干,朝鲜的金日成也这么干,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我们不要把问题看得那么复杂错综。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凡是专制独裁者都有这个共同特征。如果你不站在历史的高度,超脱开去看问题,很容易转入死胡同,就事论事,你不可能意识到这些。修理你找出那些“反修防修”理论不过是掩盖居皇位者的焦虑,猜忌和自卑心态罢了。你别忘了,一生读《资治通鉴》几十遍的猫不是不精通帝王术。我们说他有帝王思想,那是一种很客气的提法了。 

前秦法家早就告诫过:“权者,君之所独制也”。君主必须保持自己的独裁地位,依靠暴力,“使天下不得不为己视,使天下不得不为己听”。(《商君书·修权》)。能否维持自己的最高权威,是令皇帝最为焦虑的事情。他们取得那份家私不是那么容易的。刘邦原本就是个地痞流氓无赖出身,他以马上的天下,平生最瞧不起儒生,他自己也认不了几个字,未读过几卷书。刚刚建立汉政权那会,连规矩都没有,那帮大臣和他如同哥们,喝起酒来大小不分,他心里不痛快。叔孙迫、陆贾劝他尊孔,让百官学习儒礼。演礼完毕,整个朝堂鸦雀无声,儒家学说妙在等级划分。打仗用不着儒学,治国非儒学不可。于是他才改变观念开始表现出对孔圣人的尊重。你以为什么?他读书?不!人在无法应付自己所面临的紧要问题时,难免会产生焦虑和自卑情绪。 

政治心理学研究显示,人的权力动机有两方面,主动方面是通过谋取控制他人或组织社会的权力来表达这种动机,消极方面则是害怕失去权力,深为自己声望不如人、地位受到威胁而深感忧虑。这两方面的权力动机在中国古代皇帝身上都表现得很突出。一方面,他们竭尽全力把国家全力集中于自己一身,国家事务无论大小皆决于己;另一方面又总是焦虑猜忌。他们原本就不是天子,是打下江山的。自卑感总是造成紧张,所以争取优越感的补偿动作必然会同时出现。如一个国家原本就有国家主席,他自己不当,也不让设国家主席职位。“一元化领导”把所有权力集中在手上。这本身就是体现。萧何明白这点隐退了。刘邦心头卸下一大负担。想刘伯承、张闻天更是躲得远远。不是不懂。我们要从人性的角度看问题就不难理解这种现象。不要说帝王,一个单位了,为了权力都这样。说透了就是围绕着权力之争的问题。

 


 

       人有十五种欲望                          

(儋-030)文化研究:乾造属虎,坤造属龙 - 儋耳 - 儋耳(匠人)




    美国俄亥俄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人类所有的行为都是由15种基本的欲望和价值观所控制的,这也许是人类第一次将自己的行为列出一个清单,在此之前,从没有人将人类的行为分解为一系列内在欲望的组合。在弗洛伊德的眼里,人类一切行为的背后只有一个字———性,而俄亥俄大学的心理学家则认为,性和好奇心、仇恨、荣誉感一样,是行为的驱动力。


  心理学和精神病学教授Steven Reiss说:“几乎人类想做的每一件重要的事情都可以分解为15种欲望中的一种或几种,而且大都具有其遗传学基础,这些欲望引导着我们的行为。”这一发现建立在对2500名受试者的研究之上。受试者被要求回答300多个设计好的问题,如“士可杀不可辱”、“我必须消除疼痛”等,最后将所有的回答归纳为 15种基本欲望和价值观,其中只有公民权、独立和被社会排斥的恐惧没有遗传学基础。Reiss教授说:“大多数欲望与动物所表现出来的相似,这表明它们有共同的基因基础。”


  研究人员还进行了更深入的分析,他们发现,不同的人对这15种基本欲望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拿性来说,性几乎对每一个人都是愉悦的,但对每一个人的驱动力却并非一致,有的人终其一生沉溺于其中,而有的人则在这方面投入甚少。其它欲望也是这样,有的人追逐成功,有的人淡泊名利,有的人重视亲情和家庭,有的人则是“工作狂”。


  这15种基本欲望和价值观是:
  好奇心:学习的渴望是不可抗拒的。
  食物:对食物的渴望无须赘言。
  荣誉感(道德):据此构成一个完整的社会结构。
  被社会排斥的恐惧:这令我们守规矩。Reiss教授说:“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该项得分很低。”
  性:弗洛伊德将之置于“清单”首位,难怪“伟哥”如此热销。
  体育运动:胖子们可能意识不到,人们对运动的渴望是天生的。
  秩序:人人都希望在日常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
  独立:对于自作主张的渴望。
  复仇:就像莎士比亚著作里的王子那样。
  社会交往:渴望成为众人中的一分子,即使这意味着在商业街无目的地闲逛。
  家庭:这一与家人共享的欲望恐怕不适于忙碌的CEO们。
  社会声望:对名誉和地位的渴望。
  厌恶:对疼痛和焦虑的厌恶。
  公民权:对服务公共和社会公正的渴望。
  力量:希望影响别人,常常在独裁者身上被过度表达。
 

(儋-030)文化研究:乾造属虎,坤造属龙 - 儋耳 - 儋耳(匠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