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儋耳博客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日志

 
 

(儋-066)漫谈中国画的笔墨  

2011-06-30 15:3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文章说明】近百年来,中国画领域都一直在讨论笔墨问题,我记得,前几年吴冠中先生与张仃先生就争论过这个问题。笔墨,作为中国画传统演进过程中形成的独特的一整套形式语言体系,这套形式语言体系是中国文化大体系中的一部分,是在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的一种中国式的视觉表达方式,中国人的文化精神在传统绘画中是通过这套独特的视觉语言来表达的。本来,凡是绘画都离不开形体、色彩,也离不开基本的构图。形体、色彩、构图固然是全世界绘画所共同的要素,中国绘画也离不开。但,笔墨却唯中国人所独有,全世界其他民族的传统绘画中都没有。问题是,为何唯独中国方有?为什么同样是绘画,它没有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形成?我们许多人也知道笔墨是传统国画元素,但实际运用起来,不是拘泥于传统技法就是侧重形体、色彩、构图,笔墨的运用和创新几乎都忽视了。什么是“笔墨”?为什么说我国绘画匮乏笔墨高度?这个高度指的又是什么?闲来无事,为排遣苦恼,不妨调侃中国画的笔墨问题。
 




 

“画家有读画之说,余谓画无可读者,读其诗也”。这是随园老人在《随园诗话》中说的话。他的意思是说:画可读。画,本是一种视觉艺术,具有平面局限性,许多感情不像小说那样,能通过文字的描述表现出来,它也不像文学那样具有社会性。何来之读?随园老人作为诗人,他是从诗的角度去理解的,故才有此一说。其实,这“读”在他看来,大概是说赏画不只是看,应该像读书那般地一页页揭下去,边看边想,层层寻味。把一幅画当成一本本书来看,就是所谓的“读”了。而画与诗毕竟是不同的艺术类型,有的画中有诗,有的画中无诗。随园老人是诗人,他从画中读出的是诗,那是因为他以诗人的角度去寻找出诗,反过来说,他的眼光当然也就受到诗的限制,方故有此说。但对画家来说,画有从外到内的复杂表现系统,是可以一层层读出来的。随园老人说“画无可读”,我看只是自说自话罢了。西方人常说“一百个读者,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这话很对。“蒙娜丽莎”的微笑,那笑不但笑得美,笑得甜,而且笑得微妙,让不同的“读者”读出不同的理解:有人就说,她因为发现自己怀孕而微笑,那笑代表女性的骄傲与满足。有人则说:“你又怎么见得她是因为发觉怀孕而微笑呢?也许她是因为发觉并未怀孕而微笑啊”。你瞧,这就是读画。可见,绘画作为一种视觉艺术,我们欣赏美的作品,领悟作者的心境,而和他的心声发生共鸣,它能让人感觉转移,使视觉图像转化为生命内感,生情蕴意,转变自己的思想。亦即钱钟书先生所说“通感功能”也。画的魅力大概就在这吧。但,请注意:随园老人说能读出诗,指的是中国画,而不是写实的西方油画。中国画与西方油画不同-----中国画是由水墨画出来的(见以下附图)如果他面对的是西方油画,不见得他能说读出诗的话。我是这样想的。

 

中国画“笔墨”的含义。中国画的用笔源于中国书法,书法艺术的用笔理念及点画笔致对传统中国画的根深蒂固的影响是极其奥妙的。所谓“以书入画”实际上就是讲笔、线、点、画的质量与涵养。东汉书法大家蔡邕论书云“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夫书,先默坐静思,随意所适,言不出口,气不盈息,沉密神彩,如对至尊,则无不善矣。”又云“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南齐谢赫在其著作《古画品录》提出的“六法”中的“骨法用笔”,以及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黄宾虹的“平、圆、留、重、变”,都说明了“书画同源”的理念相通的含义。书法艺术技巧中的起笔、收笔、中锋、侧锋、顺锋、逆锋、藏锋、露锋、散锋、方笔、圆笔、拖笔以及转折、提按、疾涩等等笔法,在勾、皴、擦、点、染的基础上,大大地丰富了国写意画的点画笔线形质。“墨者,高低晕淡,品物浅深,文彩自然。”墨色的浓、淡、干、湿的层次变化是依靠用笔来体现的,“笔为之骨,墨为之肉”,骨肉相生,才具有鲜活的生命形象。而焦墨、浓墨、重墨、淡墨、清墨“墨分五色”的丰富意味,是依靠水份的作用。黄宾虹说:“墨法之外,当立水法”,水多则墨淡,水少则墨重,可见墨有水则活,水有墨则现,水墨交融,两者难以分开。水与墨衍生出了中国写意画的丰富墨法:浓破淡、淡破浓、干破湿、湿破干、水破墨、墨破水、墨破色、色破墨以及积墨、渍墨、晕墨、泼墨、冲墨、宿墨等。墨法的妙用对于作品的审美情趣和精神品格起到重要作用。

 

 中国画产生的文化背景。要弄清楚中国笔墨问题,我看还得需要先了解一下其产生的背景。我们都知道,不同的民族和社会有着不同的文化模式,每一种文化模式都有自己的特色和价值取向及不同风格。文化,不但决定社会的政治、经济的发展;文化,也可以影响一个民族的心理,这种文化心理就体现在绘画上。东方的中国人与欧洲人有许多方面就明显不同。可以这么说,从世界范围来看,笔墨是传统中国画在演进过程中形成的形式语言方面的一个独特创造,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它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精英们的独特创造能力,是其他民族精英文化所没有创造出来的,唯中国人独创,可谓中国文化精英们精致的视觉鉴赏能力的标志,正如西方交响乐是西方知识精英们在听觉鉴赏能力方面所达到的高度的标志,实际二者的意义是一样的。

 

说起中国画,的追溯文人画。我国文人画由来久矣,自汉时蔡邕、张衡辈,皆以画名。虽未睹其画之如何,固已载诸史籍。六朝庄老学说盛行,当时之文人,含有超世界之思想,欲脱离物质之束缚,发挥自由之情致,寄托于高旷清静之境。如宗炳、王微其人者,以山水露头角,表示其思想与人格,故两家皆有画论。东坡有题宗炳画之诗,足见其文人思想之契合矣。王虞,王羲之、献之一家,则皆旗帜鲜明。渐渐发展,至唐之王维、张洽、王宰、郑虔辈,更蔚然成一代之风,而唐王维又推为南宗之祖。当时诗歌论说,皆与画有密切之关系。流风所被,历宋元明清,绵绵不绝,其苦心孤诣盖可从想矣。南北两宋,文运最隆,文家、诗家、词家彬彬辈出,思想最为发达,故绘画一道亦随之应运而兴,各极其能。欧阳永叔、梅圣俞、苏东坡、黄山谷,对于绘画皆有题咏,皆能领略;司马君实、王介甫、朱考亭,在画史上皆有名。足见当时文人思想与绘画极相契合。华光和尚之墨梅、文与可之墨竹,皆于是时表见。梅与竹不过花卉之一种。墨梅之法自昔无所闻,墨竹相传在唐时已有之。张璪、张立、孙位有墨迹;南唐后主之铁钩锁、金错刀,固已变从来之法。至文湖州竹派,开元明之法门,当时东坡识其妙趣。文人画不仅形于山水,无物不可寓文人之兴味也明矣。

 

若论山水画,一般都说荫芽于晋代,成于五代而大盛于宋。魏晋时期,山水画只是作为人物画的背景而存在,魏晋以前社会意识形态和儒家思想的盛行,中国书法担负着“修身养性”,中国画则担负着“成教化,助人伦”和“恶以戒世,善以示后”的社会作用。歌颂明君功臣、表彰孝子贤后,需要的是人物画,而山水画用以戒世示后、传播忠孝等不如人物画直接明瞭。因此山水画较之人物画形成和成熟要晚。直到东汉以后,老子、庄子的道家思想大盛。“自然、无为、清净、虚淡”的思想更适应当时社会各阶层人们的精神需要。尽管人们崇尚老庄思想的诣趣不尽相同,然而老子的“致虚极、守静笃”“知足逍遥”“不遣是非”都深深地影响着他们,尤其是士大夫。《庄子》中的“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舜以天下让善卷,善卷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自得遂不受,于是去而入深山’”。大自然的山水林泉,非常符合老庄的清静自然的哲理,当时的名士、士大夫“登山临水,竞日忘归”,归隐于山林的记载很多。随着统治阶级内部斗争越趋激烈,名将宿儒、忠臣义士、高人名士以及传统礼俗等不仅不以重视,甚至生死无常、朝不保夕,更不用说还有绘画来表彰歌颂了。士大夫们看透了仕途的坎坷和官场的残酷,一时乎,以老庄思想为精神支柱,退隐和半退隐、亦官亦隐的风气非常盛行,“裂冠毁冕相携而去之者,盖不可胜数”,归隐山水林泉成了他们的最佳选择。

 

这无疑是当时社会环境所促成 魏晋直至两宋、士大夫、文人墨客对山水林泉的眷恋达到了“不归”“不倦”“忘返”的地步,把自己融进了大自然。随着大量的文人加入了绘画的队伍,田园诗、山水诗、山水文学也在发展成熟,于是人们更加喜爱以高人逸士与山水林泉相结合的绘画题材。而高人逸士只是理想中的人物,山水林泉与人们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也是人们向往的精神境地。中国山水画就是在这种文化历史背景下,从人物画的附属背景脱离了出来,成为了中国画的一种独立画科。中国山水画不像西方绘画称为风景画,而称之为山水画,是因为中国山水画具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和哲学意义。它源于老庄思想和“道”的深刻影响,中国山水画才赋予了中国传统的哲学意义与文化内涵,才没有把追求形、色、体、光的现实物象放在首位,而是把“澄怀观道”作为高境界的追求目标,原因就在这;我们说中国山水画是生长在中国传统文化这片土壤里的一朵奇葩,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原因也在这。

 

此外,还有一点,为什么我们说笔墨唯独中国有呢?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绘画过早的精英化。在全世界绘画发展史当中,早期绘画在其他国家,比如古希腊、古罗马,绘画主要是由工匠来完成的(比如说,欧洲的宗教绘画,再早一点的绘画现在留下的很少了,雕塑留下得很多)。早期的画家在西方几乎没有什么名望,在社会等级当中地位很低不想今天。但,画家在中国待遇却不一样。道理很简单,我们都知道中国书画同源,那是先有书法后有绘画。玩书法的都是有文化的读书人,社会地位比较高,玩画的也是读书人。不同于欧洲的底层画匠。例如晋代画家顾恺之就是文人,不是工匠。根据文字记载,他不仅有画,还有文章,还有赋,所以这是中国一个很特殊的情况。中国知识精英过早参与了绘画行为,便把他们的文化修养带入到绘画发展的创造过程中。例如,儒家孔夫子“游于艺”、“文以载道”的思想,重神、重意、重主观情绪的表达等理念,很早就被纳入了绘画创作中。以上说了,当时山水画也仅仅是作为人物之背景,并非用于作独立之题材,后来才慢慢独立出来成为山水画的。这其中就有个不断创新演变的过程。为什么中国画那么注重山水呢?那是因为,从古到今,中国人对山,犹其大山,无比地崇敬。视为天与地的连接、神仙居住的地方,有生命有灵气的地方,是至高无上、崇高无比的权力与地位的象征,是静穆的阳刚。而把水看作是智慧的化身,是润泽和蕴育世间万物生灵的生命之源,是流动的阴柔。水的阴柔、山的阳刚,水的动、山的静,恰恰符合了中国古老的道家阴阳哲学。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的“道”在美学上的体现就是一种含蓄朦胧、玄远静穆之美,也是“大象无形”之美赋予山水画无限生机。恽南田一段高论能帮助我们对山水画与“道”密切联系的理解与感悟,作为画家“须知千树万树无一笔是树,千山万山无一笔是山,千笔万笔无一笔是笔。有处恰是无,无处恰是有,所以为逸”。恽南田的不是树、不是山、不是笔正是山水画“道”的境界,“天人合一”的境界。

 

南朝山水画家、理论家宗炳在其著作《画山水序》中说道:“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至于山水,质而有趣灵,……夫圣人以神道法,而贤者通;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宗炳就认为:山水的形象中蕴含着“道”,而“道”映于物,需要贤者静气、净心去感悟和体味。与宗炳同时代的王微,在《叙画》中也如是说:“本乎形而融灵……止灵亡见,故所托不动。”王微同样认为,神和灵是与形不可分割的整体,神无所见,所以托于山水的具体形式上,王微所说的“灵”指的也是“道”。老子《道德经》论水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老子认为水虽柔弱,但水恩泽万物而不争利,天下万物以水为至柔,但水能以弱胜强、以柔克刚。这些高论充分体现了道家“阴柔之美”的美学核心思想。这在董源、巨然、“二米”、黄公望、王蒙山水画作品中轻松萧散的笔致线条、简远平淡的意境得到了明显地体现。

 

这样一种情况导致中国绘画到了唐代,尤其是宋以后,就没有进一步沿着摹拟对象、准确写实的路径继续发展。在中国历史上,对于绘画理论和对于艺术的理解和研究走在了中国画家的手头功夫之前,也就是说对艺术的理解超越了艺术本体的发展(画画的技巧还不是很好的时候,还没把对象画得太像,也没有足够技巧把人画得很逼真的时候,理论已经在说:画得像是没有必要的)。其实,顾恺之画的很有古意的形象,并不是他刻意地画成有古意,而是他就是有点画不像。当然,他同时也把他的文化修养,那种雅致与飘逸的内心向往融进去了。那时技术水平还处于初级阶段,还不知道怎么才能把对象画准确。中国画没有西方油画那般讲究人体素描,没有西方发展的那种严谨科学的解剖、透视知识和素描、造型能力,但因为有了儒道精英文化的影响,对于艺术的理解却已经超越了那时的手头技术水平。正如老子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讲的“大象无形,大音希声”,还说:五色令人色盲,认为复杂的技巧没有必要,最高的美术是不求形式的,最高的音乐是没有声音的--这种论说从最早开始就是一种超越性的理念,知识分子可以深入地去理解,而工匠却是不懂的。如果让工匠继续往下画,一定会走向越画越像、准确再现的路;当然,其中也需要知识分子的帮助。

 

笔墨的价值不是孤立的,它只是奴役于特定思绪作为表达独特的情感与美感的一种手段。中国的知识分子过早介入绘画以后便扭转了艺术发展的路径。因为中国的知识分子(士)是儒道传统的承续者,不同于文艺复兴时的知识分子,他们要复兴的是古希腊理性传统。中国绘画在唐、宋进入到一个写实技术比较成熟的时期后,如果在写实技术上再要继续往前发展,并摆脱儒道思想的影响,说不定油画技法就得由我们去发明了----- 但在宋元时期,正因为有苏东坡、米芾这样的高层文化精英提出新的理念,使得中国绘画没有进一步向写实主义高峰迈进。应该看到,中国绘画史上没有出现如欧洲文艺复兴时期那么高超的摹拟写实技法,并非中国人不聪明,发明不了蛋彩画或者油画,而是认为这个方向不重要------不是工匠觉得不重要,而是中国当时的文化精英觉得不重要。如果仅是工匠从事绘画活动,就不可能对艺术有如此高深的理解,正因为文化精英介入,才把中国文化思想方面的最高成就带进了绘画之中。儒家思想对中国山水画是产生直接影响的。孔子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孔子在高扬人格美的同时,取山水以喻仁、智,正是要把人的内在品格,与山、水的特点相比较,认为聪明智慧象水一样乐观、活耀,川流不息,富有生命的活力。仁德象山一样高大、宽厚而长寿。赋予了山水画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哲学思想。苏东坡作为当时社会公认的大学者说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这样的论断,不仅高妙,而且新颖,而他的这种见解又主导了后来绘画的发展方向。换句话说,这种不把摹拟写实看成是艺术最高成就并以此为重的思想给笔墨的独立奠定了理论基础。试想,没有苏东坡这些文人的理念奠基,笔墨是不可能从艺术对象中独立出来的。因此,元代就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转折,倪瓒为代表的一群画家开始建立起笔墨的相当完整的独立性,而且作为典型建立起了新的笔墨自身的评价标准。正是在这个问题上,康有为作为国学大家,也在游历欧洲震惊于古典油画的逼真表现力之后,乱了方寸,回顾中国文人画时有失偏颇,没有想清楚王维“雪里芭蕉”、东坡“朱竹”在艺术本体演进中的意义。

 
    欧洲水彩画中也有用笔特征,但西方在绘画用笔方面与中国不同,其用笔背后并没有一套系统的训练方法。有些西方画家水彩画中出现的有特征的用笔是随机的、个别的。中国书画同源,古代绘画中的人物画描法、山水皴法、界画画法,是进入中国画画法训练系统的;中国画的用笔有一套系统的训练方法,即书法临习,并以此为主体,形成了中国书画高度成熟、自成系统的训练体系。中国画讲“用笔”一条在各个画种里都没有涉及到。反映了中国书画的高度。中国人讲究用笔是抓住了书画的关键,是将开启画道之门的钥匙紧紧抓在手里。西方人对用笔的理解与我们中国人不同,他们只是停留在“笔触”的概念。中国画的前身是书法,在书法中,通常把笔锋所过之处称为“骨”,其余部分称为“肉”,所以提出“骨法用笔”。两者的结合能产生一种多变而莫测的画风,能够在若即若离中传达画家的旨趣。对笔法的提出,这又是一个高度。中国人认为,写字是有笔顺的,甚至认为画画也有笔顺、技法、,一幅书画的笔顺和气象代表了书画家的生命气象,直接展示了作者对中国书画的理解与感悟,这是非常高妙的认识。实际上西方人很晚才认识到绘画的“笔触”的美感,特别是印象派,但没有达到我们古人的这种认知高度。我国古代山水画中时常出现的局部的明暗关系,是不进中国画训练系统的,不是一以贯之的。比如在一幅山水画中间,完全可以画石有明暗向背,画树却没有明暗向背。与欧洲水彩画不同。像英国水彩画家透纳的明暗凹凸、光影色调是塑造,是进入欧洲绘画画法训练系统的;而他的水彩画中出现的有特征用笔是随机的,不进入训练系统的。中国古人对书画中气韵的认知就更高了。

 

中国山水画的笔墨语境。正因为中国山水画具有特定的、不可替代的文化属性和鲜明的民族文化个性,因此在悠久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为我们积淀了丰厚的精神财富,也形成了独特的绘画表现技巧。历代先贤大师乃至当代的大家,无一不强调用笔用墨之道,而笔墨作为中国画绘画语言的根本,是传统中国画艺术核心的基本组成部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画家的实践及理论阐述,建立起了完善的独特面貌及文化内含的笔墨形态,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体系的重要系统,体现了对传统中国画形态发展的价值和意义。任何一种绘画都有它的绘画语言,而中国画主要是以笔墨表现为形态的线条和皴法。在我们分析研究传统中国画笔墨本身及表现语言的过程中,隐约可以感觉到其包含的书法、笔法、墨法、水法、画法等思维模式及内容要求。比如中锋用笔、侧锋用笔、披麻皴、斧劈皴、泥里拨针点、椿叶点等等,都让我们感觉到一种想象思维的信息:“象形、“物境。毛笔本身所特有功能特性的差异、用笔的方法不同,在各种不同的宣纸上表现出来的笔墨形态与物境也各有不同,很大程度上丰富了山水画的表现词汇、语汇,形成了中国山水画的笔墨语言。艺术的表现力在于内在修养的境界和表现语言的技巧相辅相成、高度地结合。所以中国画的艺术语境是依靠具体的笔墨形式表现出来的,用笔的轻、重、缓、急和转折顿挫,使画面出现不同的笔墨形态和节奏韵律。传统中有“折钗股”、“锥画沙”、“屋漏痕”、“入木三分”、“春蚕吐丝”、“逆水行舟”、“高山坠石”等关于笔法的形容比喻,使人在视觉上产生丰富的想象空间,让人联想到力度、老辣、婉约、苍润、飘逸、刚健、雄强、厚重、苍茫、空灵等审美感受。笔墨是具有思想的,笔墨语言是心境意趣与思想感情的传达渠道。在笔墨的挥洒之中,人性的思想境界和学术理念,通过笔墨的随机生发而臻于完美的语言表达,笔墨形态语汇的表现过程总是在心境的观照之中进行的。

 

 纵观中国绘画史,中国山水画在中国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也随着每一个历史时期在不断地演变。石涛说过:“笔墨当随时代”,当中国山水画经过由起源到当代,由于人们的生活状态与古人有很大差异,思想观念与审美情趣更具有时代感,笔墨语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科技经济快速发展的当今社会,中国的文化艺术趋于多元化。画家的学养、品格、胸襟、哲思、情趣、心境和感悟等方面更多地具备了形而上的东西,使山水画的笔墨语境,更加强调主观意识和个性化。在尊重个性发展、倡导独立思考、承担时代精神的多元文化环境中,中国山水画的笔墨语境将有更为广阔的视野和拓展空间。这里特别要提的是,中国山水画的文化内涵与哲学意义涉及到一个“理”的问题。显然,这个提法与中国画画论中重视的"理"有关。这个"理"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客观对象的结构。这个"理"与西方人摹拟现实的外观形象并不一样-----这个"理"虽然也是客观的,是对象和客的"理",但又离不开主体的理解与归纳。同时,它又不是主体的"理"。并且"理"也与对象的"形"不同--"形"是外在的形式,"理"是内在的结构,是事物存在和运动的内在规律,比西方人所说的结构涵盖面要宽。所以,只有中国绘画可以用勾线的方式把水、云等外形无常的事物描画出来(其他地域绘画在画到云和水等没有固定形状对象的时候,就觉得不易下手)。中国人用"理"去概括和归纳,就找到了一种表达这种无常形而有常理的对象的办法,这种归纳的结果就是"程式化"。


(待续·写到这心乱,写不下去了。暂停)

 

 

 

  

 

 


 

齐白石作品的天价警示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拍出4.255亿元天价,这无疑印证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疯狂程度。《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是齐白石为蒋介石60岁祝寿而创作。书画作品一旦沾有帝王气便意味着历史意义非凡,这是中国传统书画的古老陋习。书画“因贵人而贵”,而不是作品自身的独立价值,实际上是极为媚俗的权力崇拜。其二,《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的尺幅在齐白石作品中极为罕见,这沿袭了“以尺论价”的古董标准,但艺术作品毕竟不是金银珠宝,作品尺幅大小与艺术价值多寡没有绝对的必然联系。此外,单从齐白石本人的书画作品进行比较,《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在艺术上没有特别之处,至少不是齐白石代表性的佳作,画中松鹰的构图、笔墨显得拙气十足,两条篆书对联更是牵强造作,有如初学者在描摹古法。齐白石既不是文人雅士而又不是精工巧匠,也没有现代艺术家的精神意识,他的书画艺术主要特点是“拙气”,只是他的艺术“拙气”在社会变迁中成了政治“运气”。自“五四”以来,摆脱封建成了文化进步人士的强国理念,如徐悲鸿等一批艺术家,他们的艺术主张充斥“反封建”的强国使命,把中国画改造寄予两条出路:一则用西方理性写实绘画改造中国传统绘画,二则用平民化题材取代传统文人画趣味。齐白石的绘画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通俗题材,这是他受到徐悲鸿追捧和红色政权器重的主要原因。然而,从现代艺术的横向比较中,齐白石绘画不过是充满东方气息的民间绘画;纵向上与传统的文人绘画比较,齐白石的绘画则在题材方面接近平民化的日常趣味。齐白石书画作品并没有超出传统范式,实质上仍是一种次级文人字画。其次,齐白石艺术风格的笨拙朴实,在美学上是种“反智去巧”,因此受到红色政权的追捧。假如按照市场价格的尺度,齐白石绘画无疑代表现代中国画的最高水平,悖论的是它恰恰反映了中国画的落后面貌。



图片

                         西洋水彩画


(艺术研究)漫谈中国画的笔墨 - 儋耳 - 私家笔记簿

  

附注:对比几幅画看中西方绘画:形体、色彩、构图都是讲究共通的,但西方油画写实,中国画则不同。如果你留意就可发现,中国绘画与西方传统绘画有一些差别(不是指西方现代主义绘画,西方现代主义绘画和中国传统绘画很接近,但是和西方传统绘画有很大的差异)。这个差异体现在:中国画家绘画心理的运作过程不同。由此,写生在中国画的学习和创作过程中,就与西方绘画不一样了:西方是必须对着静物、模特,看一眼画一点。中国画家过去没有裸体素描,画人物主要基于对程式的理解和把握,通过对程式的修正来达到直接表现特定对象的物。比如:画人就不同。中间那幅不是摄影而是画,是西方油画技法画出的人物,下图是古时候传统人物画。


 

 

(儋-071)艺术研究:漫谈中国书画的笔墨问题

  
  
                                上图画树和下图画树就不同是不是呢


 

(儋-071)艺术研究:漫谈中国书画的笔墨问题

 

   


   

(儋-071)艺术研究:漫谈中国书画的笔墨问题

 


                             以上两幅人物画和以下两幅人物画就明显不同

(儋-071)艺术研究:漫谈中国书画的笔墨问题



  

(儋-071)艺术研究:漫谈中国书画的笔墨问题



  


(儋-071)艺术研究:漫谈中国书画的笔墨问题

                    上是“墨”下是“笔”

图片 


 

以 德 敬 天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笔和墨的汇合


            

(艺术研究)漫谈中国画的笔墨 - 儋耳 - 私家笔记簿

                                       古画


图片

                     中国画(人物画)


 

[转载]一组优美的人体油画

             西方油画(人物)


[转载]一组优美的人体油画


图片


李自建油画 - 艺术真谛 - 艺术真谛的博客


李自建油画 - 艺术真谛 - 艺术真谛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