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儋耳博客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日志

 
 

(儋-059)历史研究:人心不同,个如其面  

2011-06-10 22: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儋-059)历史研究:人心不同,个如其面 - 儋耳 - 儋耳(匠人)

 

                                                                           

                


 

许世友憨厚吗?据吴法宪回忆录披露,文革时期许世友把周恩来三十年代在上海的“伍豪”事件材料私底下寄给江青,从背后捅了周恩来一刀。重庆诸侯五官漂亮吧 ?当面唱红背后干黑,把一个老外灭了。宋朝皇帝赵匡胤玩“杯酒释兵权”把戏解除了石守信等人的兵权后,起用张琼担任军中要职。但仅两年这位救国赵匡胤性命的耿直的将军便被人诬告死在牢狱中。之后,他的职务由一位既没战功又没救过赵匡胤的杨信顶替。杨上任不久,突然发哑,口不能说话了。好在他身边有个贴身家童懂得准确“破译”他的的哑语,他就随身带着这个“翻译”也算没大碍,不影响正常上朝和掌控军队的工作。于是,赵匡胤更信任他了,还给他加了节度使,殿前司等高级职位。然而,等到他临死前,即当朝哑巴了11年后,突然奇迹般的“康复”了。向前来看望他的赵匡胤的弟弟赵光义声情并茂的表达他对两朝知遇之恩。至此,人们才发现他的哑巴是装出来的。他装哑避免了杀身之祸,得以善终,装哑装来了高官厚禄和荣华富贵。 

 庄子却很擅长说话,想象力甚为丰富,理解力尤其可观。在他看来,一般人是否都“哑巴”呢?在《庄子`齐物论》中如此描述:人们睡觉时心思纷扰,醒后形体不安,与外界事物纠缠不清,每天勾心斗角。有人善于伪装,有人心机深沉,有人思虑细密。小恐惧提心吊胆,大恐惧失魂落魄。他们发动攻击时候好象射出利箭,专门针对别人的是非来下手;他们按兵不动时候好象赌咒发誓,要求每一次都非胜不可。他们精神衰颓,好像季节步入秋冬,一天天地消沉下去。他们耽溺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办法回复本性。他们头脑闭塞,好像被箱子封住,越来越老朽枯竭。像这种接近死亡的心态,是无法让它恢复生机了。

  那么,人们在这种状态下的表现情绪又是怎样的呢?庄子列出12种反应是:“他们时而欣喜,时而愤怒,时而悲哀,时而快乐,时而忧虑,时而叹息,时而反复,时而恐惧,时而轻浮,时而放纵,时而张狂,时而作态”。看到这,我们不能不佩服庄子对人的表现观察是如此的细致入微。活生生的事例是:我在《质疑中庸之道》一文种就讲过,我们三个人合伙做买卖董事长想独吞,总经理心理不平衡,“心里滴血”,公开扬言要拿刀杀了老大全家。结果不到一周杀手带着土枪和刀上门,被公安抓住了。审讯结果是凶手竟然供认是公司老大幕后指使的!原来与他扬言要杀董事长两个儿子有关。这不是嘴巴惹的祸吗。

  既然人那么复杂,人的情绪起伏波动,利害纠缠不清,这个世界还有救吗?在《庄子`渔父》一文中有段孔子向渔夫请教时候,渔父是怎么告诉他的。渔父的药方就是要他首先作出客观周全的诊断。渔父指示他要先祛除“八疵四患”,即世间纷乱困扰 所在。所谓“八疵”,就是人们的八种毛病:不是自己的事情却要去管,叫包揽;没人理会却要进言,叫逞舌;揣摩别人的心意来说话,叫献媚;不分辨是非就说话,叫阿谀;喜欢说别人的坏话,叫谗言;挑拨朋友离间亲人,叫做贼害;称赞出于狡诈虚伪,借此诋毁别人,叫做邪恶;不分辨善恶,两边都讨好,暗中获取自己的利益,叫做阴险。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这八种毛病当中,除了包揽和阴险,其余六种都和“说话”有关!可见,口舌是非多,人若管不好自己的一张嘴巴,还谈什么人生价值呢?难怪孔子认为“刚毅木讷,近仁”。所谓的“木讷”这里并非口才差,而是指说话谨慎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人要说话的时候,首先要反省自己有无“逞舌、献媚、阿谀、谗言、贼害、邪恶”嫌疑成分。 

 可见,说话就是一个人修养的第一步。就是说,魅力是一切禀赋的灵魂,一切完美的生命所在,行事的活力,言谈的优雅,一切良好品味的迷人韵致,智理难捉,言语难传。俗话说“病从口入”。魅力因话多而失,祸患也往往因为言语不慎而招致。处世戒多言,多言必失。“莫言闲话是闲话,往往事(端)从闲话来”。此言不无道理。我们观察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想了解一个人的话,往往也是从观察一个人说话开始。如果一个人三问不开口,神仙也难加祸于他。古训,谁都知道,偏偏就管不住这张嘴,许多人或事,败,往往就败在这张嘴上。一个人的话,就是一个人观点、感情、学识、水平的外露。讲话,则是门艺术,随便说话,让人听起来荒诞不经;说话罗嗦,人感到支离破碎不得要领;信口开河说出口不兑现,影响个人信誉;说话不小心会带来祸患。人长嘴不能不讲话,与人沟通,也需要说话。但,我们应当注意,君子处世当谨慎,一个人讲话是要看场合,要注意分寸的,要考虑说的话是否符合自己的身份。处事稳重的人一般都不信口开河,随便说那些与自己地位、职业、身份不相关的闲话,更不讲大话,空话与无聊的话。我们可以不说话,也没人逼迫我们非要说话,但说话,如果不能一言九鼎,无疑就是等于说废话了。我们活在这个人的世界上,形象是极端重要的,我们又不是废物,干嘛给人留下说废话印象啊!

 人有口有舌,心有所感,必然要宣之于口。地球人与猿的分离250万年,人类有文字也就三、五千年,人是先有语言,后才有文字的。史前时代的一切,尤其是中华民族的远古历史、神话包括黄帝的印象,都是先民口耳相传流传给我们的。祖先的传说,则是对自己历史的记述。人类学的研究表明,在文字发明以前,先民们对上古洪荒时代历史的记述,只要加以科学的分析,便不难发现其中蕴含的可靠历史信息。人不能不讲话。可悲的是中国历史上许多官员就是因为口舌而遭遇祸患的。如,唐朝的开国功臣刘文静。李渊称帝后对昔日的酒肉朋友裴寂宠爱有加,刘文静不免感到不公。因此,在朝上议事时候故意同裴寂唱反调,两人因此有了隔阂。一次,在与家人宴集时刘文静以刀击柱发誓:“我一定杀掉裴寂”!这些话被一个失宠的小妾上告了朝廷。朝廷早审讯时刘文静如实相告:“当初起兵时候,我与裴寂的地位相同。如今,裴寂被授予宰相的高官,赐以上等的住宅,而我的赏赐同一般人没有什么区别”。李渊据此指刘文静谋反,许多元老重臣一致不同意。见次,裴寂乘机进谗,说刘文静有谋反之心。这话正好击中了李渊的心病,就这样刘文静被杀了。“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一句话就找来灭顶之灾。渔父在回答孔子的提问讲完“八疵”之后有一句结束语:“这八种毛病,对外回扰乱别人,对内会伤害自己,君子不与这样的人做朋友,明君不用这样的人做臣子”。这和《易经》上所说:“产生乱的原因,语言是阶梯。国君在语言上不慎密就会失去大臣,大臣在语言上不慎密就会失去生命”之说是一脉相承的。

《菜根谭》中有句话:“信人者,人未必尽诚,已则独诚矣;疑人者,人未必皆诈,已则先诈矣”。我不是说怀疑一切,谁都不可以相信,而是说要注意讲话。相信一切和怀疑一切都是错误的。我们只能相信那些实践证明可以相信的人。这个世界信人者少了,疑人者多了。我们该说时候,真是得讲究说话的“艺术”-----急事,慢慢说;大事,清楚的说;小事,幽默的说;没把握的事,不要胡说;没有的事,别乱说;讨厌的事,对人不对事的说;伤害人的事,不能说;伤心的事,不要见人就说;别人的事,小心地说;自己的事,听听自己的心怎么说;现在的事,做了再说;未来的事,以后再说。会说,有水平;不该说的时候不说,是聪明;知道何时该说何时不该说,是高明啊。这个社会纷纷扰扰,变态得很,商场上陷阱很多,若想取得富贵,恐怕难以避免上述种种描述,直陷入“八疵”的困扰中。我们不是生活在世外桃园当中,不能不说话,那么怎样才不犯说话的错误呢?还是听听庄子与叶梦得的建议吧,与其夸夸其谈,不如沉默静观。人不能不说话,但不要说废话。中国历史上强谏多悲剧就在这。1957年9月庐山会议上彭德怀说真话,可是有的人耳朵得了糖尿病,结果适得其反就是教训。官员要保命保官保富贵,就得装,象杨信那样,必要时为了活命,还得装聋,装傻,装病,装疯,装死。装好了,性命无忧,官位无忧,富贵无忧,相反,如果不装,干得再好,政绩再突出,一不小心被怀疑有野心,或者一不小心得罪同僚,幸运一点落个罢官的结局,要是倒霉,说不定身首异处甚至满门抄斩啊。

美国开国元勋、第三届总统杰斐逊在200年前就说过这样的话:“假如让我决定我们应该有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没有政府的报纸,我会一刻也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可见,作为民主和开明的一种表现和需求,让人说话何其重要。而让人说话,也是一个人有自信力的表现。如果只是一种声音,一言堂就不正常了。但中国文化的影响,历史上形成一种处世戒多言,多言必失的悲哀。“莫言闲话是闲话,往往事(端)从闲话来”。此言不无道理。我们观察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想了解一个人的话,观其言看其行。首先就有个看人怎么说的问题。只要他闭上嘴巴死活不开口,神仙拿他都没办法。所以说,聪明人是把嘴巴放在心上;傻逼是把心放在嘴巴上。你别忽视“祸从口出”这话。    匠人(daner)  

 

  


   

           (儋-059)历史研究:人心不同,个如其面 - 儋耳 - 儋耳(匠人)

 

 

 

  附:翻译过的原文                       

 

《易经》上说:“产生乱的原因,语言是阶梯。国君在语言上不慎密就会失去大臣,大臣在语言上不慎密就会失去生命”。庄子也说:“两方都高兴就会有许多过分夸奖的话,两方都愤怒就会有很多过分指责的话”。大体上人们的话很多都不是实在的,因为人们不是高兴就是愤怒。高兴起来就说过分夸奖的话,有失厚道;愤怒起来就说过分指责的话,那么 危害就更多了。孟子曾经说:“说人家不好,知道有什么后患吗”?凡是你随意以恶意加于人,那么人家也一定会随意以恶意加于你,就等于自己以恶意相加了。观察别人说话,不外乎四种类型:惯于说假话的人,信口开河,不问利害,想说什么就怎么说。乐于到处打听的人,只要得到一点点消息,就添油加醋,即使言过其实,他自己还不觉得。沉溺于个人好恶的人,所喜欢的虽然是坏人,也要勉强为他掩饰;所憎恶的虽然是好人,也要设计巧加诋毁。为利害互相倾轧的人,制造事端,设计阴谋,倾轧惟恐不力,中伤惟恐不深。而人们听话也不过两种类型:纯朴的人不辨是非,一切都相信;嘴快的人不计利害,一切话都传。听这种话不可以不谨慎。对于前四种弊端,也许可以避免;像后面这两种过失,则令人担忧。涉世未深,不曾受过患难之人,对于人世间人情变诈,还不能完全察觉,因而怎么知道不会沿袭旧有的东西而堕落不能自拔呢!所以就是想要谨慎地说话,也必须省察每一件事;择交朋友务必力求娴静,不要有求于事。如果这样,就自然不进入是非毁誉的范围了。所交游的也都是一些友善而品格端正的人,他们也会自爱防患,那么是非毁誉的话也不会到你耳朵里来了。你们不得已而与纯朴的人交朋友,每次都要好好想一想而不要轻易相信;不得已而与嘴快的人交朋友,每次都要谨慎警戒而不要轻浮刻薄。这样也许就可以免祸了。  (注:叶梦得系宋代著名学者,字少蕴,号石林居士,苏州吴县人,宋哲宗时代进士。为便于阅读,本文翻译成白话)

  


   

 

      (儋-059)历史研究:人心不同,个如其面 - 儋耳 - 儋耳(匠人)                                                      探讨朋友的概念和定义 

            

 

 

 

我们都知道朋友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比较特殊的关系。然而,什么样的关系才构成“特殊”关系?一百个读者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难怪,每个人价值观不同,阅历不同,对朋友这一概念/定义的理解真不同。海南有句老话“好人不知坏人有多坏;坏人不知好人有多好”,问题就在这。“朝真暮伪何人辨,古往今来底事无”。早晨还装一本正经样子,到晚上却被人戳穿是假的;他有求于你的时候一种态度,等到人有求他的时候另外一种态度。哪些人只能泛泛而交,谁可做终生知己;谁只能与他一起享富贵,谁才能一起共患难。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得正确区别几个概念。 站在太像嫖客的人身边,即使你不化妆,也会被别人当作小姐;站在太像小姐的人身边,即使你脸很正,会被别人当作妈妈桑。所以在现实生活中,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若不想在别人心目中掉价,跟什么人出去吃个饭很重要,跟什么人在一起喝杯酒也很重要。总之,弄明白这个问题,对于我们与人相处时,正确的区分内外,准确把握分寸,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是有助益的。今天,不妨在博客上坦率的谈谈个人不成熟看法。

   

    

法国国王路易十一(1423~1483)酷好占星。他有一名宫廷占星师,一次预言:宫中一位贵妇会在8 天之内死亡。预言实现后,把路易吓坏了。他想:如果不是占星师谋杀了贵妇以证明他的准确性,那就是占星师太精于此道。这样想了以后,他觉得占星师的法力直接威胁到了他本人。于是,路易决定杀了占星师。一天晚上,路易召见占星师,要他来到国皇位于城堡高处房间。在占星师到来之前,国王告诉他的仆人,如果他一给出暗号,就抓住占星师,把他从窗口扔出去摔死他。占星师来到后,国王下达信号之前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你声称了解占星术,而且清楚别人的命运,那么告诉我,你的命运如何,你能活多久”?占星师说:“我会在陛下驾崩前3天去世”。结果,你可以想象得到。国王一听,不但不敢下达暗号,而且,从此,路易十一给占星师特殊待遇:好吃好喝不说,还请高明的宫廷医生来照顾他的健康,担心他过早死去。最后是路易死了,他这占星师还比国王多活了好几年。他的预言能力让自己否定了。我说这位占星师可谓高人,他的占星术是假,他的聪明才是真。 

 这里,我们抛开星占的真假不说,从他们两者的关系看,国王与占星师的关系,由原本的主仆关系,一跃升格成為了一种“你死我也死,我活你也活”的关系,利害可谓一致。就好象一个“朋”字的关系----少了一半“月”就不成圆,构不成“朋”字一样。事实上,人与人之间有些特殊关系,之所以那麽“铁”,如果咱们穷究其原因,不难发现,几乎都是由于一种彼此利害相关维系主导的。所謂“利害”,即,彼此之间谁也离不开谁。这个故事,让我回忆起早年我看过的《古罗马希腊哲学》一书,其中有个著名哲人(我记不得他的名字了)但我记得他把朋友关系定位为“利害一致”的关系。这个观点,当时严肃得让我感到震惊,那时我根本无法接受:“怎么能够把人与人的关系说得那么严峻”?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我觉得是有一定道理的。人类是社会动物,一个人在社会中生存,不可能没有朋友。我们任何人的一生,严格的讲,就是搏斗的一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如果没有朋友,无疑就是个孤家寡人,形单影只,鲜有不失败者。如果有了朋友,则众志成城,鲜有不胜利者。有例是,香港的周星弛其事业就是因为自绝于这种人际关系,"人与神难沟通"才最终沦为"穷得只剩下钱"的。这样的事例太多了,没有朋友死党做不成大事。  

 回顾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任何国家,任何社会,没有不重视交友之道的,而中国尤甚。我们翻开《三国演义》《水浒》等古书就不难知道。在宗法伦理色彩极强的中国社会,朋友历来被尊为五伦之一,曰“朋友有信”。如果我们留意古字“朋”,也有一番深意(注:電腦這裏打不出這個字)。按照《说文》的解释,所谓“朋”即“凤飞,群鸟从以万数,故以为朋党字”。所谓“朋友”,古字词汇中是没有的。例如《孟子》、《论语》中有“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之说,其中只有一个“朋”字,而没有“友”字。所谓“友”,其解释是“同志为友”。意思非常清楚,所谓朋友,就是“以义合者”。信与义涵义相同。我们常说“为朋友两肋插刀”。后世多以“义”字来要求朋友关系,比如“桃园结义”即是。这和古希腊罗马哲人的观点可说是很接近的了。中国汉字具有“六书”规律-----象形、指事、假借、形声、会意、转注。我们今天的文字就是在甲骨文的基础上扩大,变型到后世的2万个汉字的。这个“朋”字的发明创造,能否说明我们的老祖宗早就对朋友关系的性质有了深刻的认识呢?古人真聪明,看重朋友关系,把其列为五伦,不是没有原因的。  

 如果按照朋友关系的定义解释朋友概念,那么,国王与占星师的关系,实际上就构成了不是朋友却是朋友关系了。他们彼此之间地位悬殊,却利害相关-----坑害对方,就是等于损害自己;成就对方,就是成就自己。形象对比喻,就好象两人同坐在一条船的关系。你我左右,利益决定两者必须同心协力,共同划船,任何一方坐在船上出工不出力,船都无法保持平衡,顺利前进到达彼岸;一方划船,一方不划船,两人永远都在水中打转转。朋友关系不就是这种关系吗?人性本无善恶,但人的本质决定人是自私的。人也是会变化的,在一定的环境和条件下,当涉及他的生存利益时候,即,有求于他人的时候和他无求于人,或说人有求于自己的时候,其态度是不同的。换句话说,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指的正是利益决定关系,道理就在这里。故说,仅仅依靠自觉自律是一方面,更多的,从根本上说,还得需要在客观上,需要一种外力的制约。唯有两者利害(不是厉害)把两者紧紧联结在一起了,他伤害你,必然伤害到他的切身利益的时候,即少了你这半“月”,也损害到他那半“月”了的时候,彼此才能互相照应,形成一种团结关系。能否说这才是朋友的本质关系呢?古罗马哲人把朋友关系定位于“利害一致”的关系,恐怕原因就在这。

 所以说,是不是朋友关系,不是由你嘴巴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的,而是由利害关系决定的。有些人,哪怕他们互相顶嘴抬杠,吵得不可开交,互不相让,走出大门则收敛,笑眯眯面对外界,他们终究也是朋友。这样讲,标准是否太严肃了,条件太苛刻了呢?生活是多层面的,交往也是多层次的。难道说,生活中没有利害关系,就不算朋友关系了吗?请注意,我认为,利害关系构成的关系,不一定属于朋友关系,但人和人之间的一般关系当中,或说一般普遍的朋友关系,大多是缺乏利害因素的。这样讲,不等于验证他们不构成朋友关系,而是强调,朋友关系的性质,必须具备这个利害因素的“基因”。就是说,一旦出现利害冲突,他们是能够经得住考验,不会出卖伤害对方,他们两者能够紧紧联结在一起。这,才是朋友关系。难,就难在一般情况下,缺乏这个经历让我们知道谁是真正对朋友,谁是假朋友。这也是我们许多人等到吃亏上当后怀疑没有朋友的原因所在。故说,交友不善,不等于人世间没有朋友关系存在。朋友关系,不一定非得首先具备利害关系。我记得法国著名的《蒙田随笔》上有一篇《论朋友》的文章,其中就讲到朋友的四种关系。蒙田说:“自古有四种友谊:血缘的、社交的、待客的和男女情爱的”。然而,按照我们中国人对友谊的理解则不是这样。根据中国人的标准,“血缘的”不属于友谊范畴,而属于亲情。“男女情爱的”也不属于友谊,而属于爱情。他的解释是耐人寻味的。比如对爱情,他是这样认为的:“爱情是以身体的快感为目的,一旦享有了就不复存在。相反,友谊越被人向往,就越被人享有,友谊只是在获得之后才会升华、增长和发展,因为它是精神上的,心灵会随之净化”。这话有一定道理。 

爱情关系说透了也是人与人之间关系。我们都知道,当爱情一旦进入友谊阶段,即进入意愿相投的阶段,它就会衰落和消逝。我赞成他的观点。毕竟,亲情、爱情和友情,这是不同的概念,没有可比性,它们相近相似,都有一种感情在其中。但细细想,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有些时候,没有利害维系,但彼此之间仗义疏财,不同舟也能共济的关系也是一种朋友关系。所谓的利害一致的关系,往往就是由这种“潜规则”关系为前提的基础上形成的,它比利害关系更真诚更难得。我这里所指的是,我们在思考朋友关系的时候,要特别注意这个问题。要看到,哪怕是亲情血缘维系的关系也有反目为仇的可能,而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关系,那是一种超越一般亲情兄弟关系的,不是兄弟,胜过兄弟的特殊关系。这样的朋友是有的,很少很少,不可多见。我本人就深刻的体会到,在人来人往相聚分离的人生旅途中,在各自不同的生命轨迹上,朋友能够彼此相遇、相识、相知,可以说是一种幸运。我们人生谁无忧愁,谁无困惑?只要有了真正的朋友,当你迷茫无助时,朋友总会在远方翘首凝望着你内心深处的灵魂,对你绽放出心灵的微笑,让你体会到一种豁然开朗的人生境界。朋友一生一起走,一起走过孤单彷徨,走过焦虑痛苦,走过挫折失败。在我人生最困难、最黑暗时期,给过我慰藉、温暖、援助的,并非血缘关系者,而是朋友!我要说,朋友,一定是你临终前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韩愈在<与崔群书>中有一段话论人生知己之难得,说得坦率而又深通.他说他平生交往的朋友不算少,浅者不去说,深者也无非是因为同事,老相识,某方面兴趣相同之类表层的原因,还有的是因为一开始不了解而来往已经密切,后来不管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也只好保持下去罢了.真正的朋友是非常少的。我们人的一生中,大概都有百几十个朋友,80%朋友对你是没有太大帮助的;大约有15%左右的朋友会给你一些积极的正面影响;只有5%左右的朋友能真正地给你重大的帮助,且能改变你的人生。故说,我们交朋友尽可能交那些学识水平高、有安生立命之术的人为朋友,交那些与人为善之辈者为朋友。他的高度决定你的高度,他的品质影响你的品行,你找到他了,就等于找到你的贵人了。我们在社会上生活、生存,需要我们构建这种关系对。所谓“哥们”就相当于这种关系。如果一个男人在事业上缺乏这种关系支持,他是没有发展前途的,哪怕他有官做,缺乏朋友作为后台支持,也是短命做不大的 

 朋友是十分重要的,他可以托付身后大事。我发现一个最能证明朋友关系的办法:你父亲去世后依旧象你父亲活着的时候那样,始终关爱你的人。这个人就是你父亲最真挚的朋友。反之,你父亲活着的时候和你父亲去世后两种态度,两种表现者,就不是你父亲真正的朋友。我记得,父亲去世后,他平时相处的人中,有些随着父亲的过世,对我们的态度发生很大的变化,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世态炎凉"和"白眼";有些则和父亲还活着的时候那样,甚至象父亲一样更关心我们,庇护我们的成长,让我知道什么叫人世间的温暖。我想,父亲他的好朋友,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父亲遗留身后给孩子最好的“遗产”。所以,我常对那些失去父亲的孩子说,父亲不在了,但和父亲在一起过的朋友还在这话。你别小觑这话,它能给人带来真实慰藉。通过父亲去世后他的朋友不同表现,让我懂得了事态炎凉的同时,也明白谁才是父亲的真正朋友,明白了朋友真正的性质。他们不但是父亲的朋友,是我的可以信赖尊敬的长辈,也是我的忘年交。我明白了一点,我活着的时候,交朋友,不仅仅是为了我。我活着的时候,他对我百般的好不等于就是好,而如果我死后,他能够像父亲的朋友那样,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般对待我的同时,善待我的后人,才是真正的朋友。反之,却冷眼对待我的后人。这样的“朋友”我要他干什么呢? 

 我发现,有的人交朋友完全是为了给自己增体面,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有的人交朋友则是为了使自己身心获得教益帮助。某些人不太理解“朋友”的深刻含義,第一次見個面,吃餐飯後就張嘴閉口聲稱朋友,這个朋友那的个朋友,总把“朋友”挂在嘴上。其實是種誤解。正确的概念和涵义不是那么简单的。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些人哪怕天天见面,却老死不相往来,有些人刚刚认识,就好似上辈子已经认识。这就是朋友的缘分。我这样讲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上述那位结识了20几年朋友,平时我们不在一起,他调到香港中资公司工作,平时也很少相聚。用他的话讲:“我们20年讲的话加起来不到一箩筐,我们20年在一起的时间累积起来不到一个月”。然而,当我过去一度陷于困境的时候,我没有向朋友开口习惯,我找别人借钱启动项目。他知道了,却没和我打招呼,私下帮我把欠别人的钱还了,过后我才发现。这里我要说,朋友之间互相帮忙固然是应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是一种义务。有到人(朋友)不自觉,帮忙帮多了,对方就慢慢习惯成为了自然,觉得好像帮他就是天经地义。一旦停止帮忙了,他就觉得是你不对。怪谁?怪对方到同时也要怪我们自己。朋友之间本来是不可以借钱的,他有困难需要之时,要么帮助他,要麽就给他,但别言借。帮朋友救急可以,别帮他发财。自己的路要靠他自己走。如果你想保持关系的话你就得注意把握这个分寸。  

 从前有一个仗义的武夫,广结天下豪杰,临终前他对孩子讲,别看我自小在江湖闯荡,交结对人不少,其实我这一生就交了一个半朋友。儿子大惑不解,父亲就让他先去见认定对“一个朋友”那里。儿子见后对他说“我是某某对儿子,现在正被朝廷追杀,希望得到搭救”。父亲对朋友一听,赶忙叫来自己对儿子,喝令儿子马上把衣服脱下,穿上这个并不相识的“朝廷要犯”衣服,双方对调了。武夫的儿子明白了,那个能为你肝胆相照,甚至不惜割舍自己亲生骨肉搭救你的人,可以称之为你的一个朋友。儿子接着又去“半个朋友”那里,说了同样的话,这个“半个朋友”听后,对这个“朝廷要犯”说:“孩子,这等大事我可就不了你,我给你足够对盘缠,你远走高飞吧”。儿子明白了:在你患难时刻,那个能够明哲保身,不落井下石加害你的人,也可称作你的“半个朋友”。可见,朋友不是以结识时间长短来决定的。我们可以广交朋友,也不妨对朋友用心善待,但绝不可以苛求朋友给予同样的回报。因为人生只有一个半朋友。有些人信口开河,随意说话,这个是朋友,那个也是朋友,到处是朋友。如果你留意,其实,说这话的人他一个真正的朋友也没有!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能没有朋友,而朋友遍天下了,也就等于没朋友了。我们看一个人是不是朋友的材料,你就留意他这点:如果他无法保持维系与朋友的长久关系,他身边没有一个十年八年或者二十年朋友,就说明他的品质和为人是有问题的,或说他的性格至少是有毛病的。这种人不是交朋结友的材料,不可深交。我们交朋结友的时候,要特别留意到这点。我们观察一个人的朋友,从侧面也是可以看出他的为人,喜好,品质。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信你留意看看,老板的朋友大多是老板;出租车司机的朋友大多是开出租车的。

古人所说“人心不同,个如其面”。如果留心观察,不难发现,人面有相似,但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却是不相同,否则也就无所谓谱了。麻衣相法里所谓观人八法:“威、厚、清、古、孤、薄、恶、俗”,朋友不朋友是不能从外表判断的,要从行为看。有那么一个故事能有助于我们理解朋友的涵义:据《贤奕编`警喻》中有一故事。说的是有一个老太太的院子里有很多鲜美的李子,结果不少人慕名而去,大偷特偷。老太太怕自己的李子装不到自己的肚子里,就在院墙下边挖了个陷阱,还在陷阱里灌上大小便-----看你谁还敢来偷!有一天来了三个梁上君子,其中第一个从墙上翻下,一下就掉到粪坑一样的陷阱里,大小便都快淹没到他脖子上了,他还抬头招呼他的伙伴---可不是求救,而是说:“来啊,快下来,这里的李子好吃得没治了!”结果第二个家伙也从院墙翻落到粪坑里死去活来,他刚要喊叫,那个第一个掉下去的家伙赶忙捂住他的嘴巴,同时对上面叫:“来,来”不止,于是,又一个家伙应声掉进了粪坑。后面进来的两人义愤填膺,一块怒斥叫他们“来来”的小子不够朋友。他却笑笑说:“要是我们三个有一个不掉进来,他岂不是笑个没完。所以,还不如都掉进来,省得有人幸灾乐祸”。無疑,上述這種關系,不能说是“同甘共苦”,完全是一种嫉妒与陷害的"酒肉关系",构不上我们通常所说的“哥们”关系。路易和占星师的關系,当然不是朋友,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同于小偷之间这种关系,那是一种“你死我也死;我活你也活”,利害可谓一致,儘管他們之間地位懸殊,但从關系本質上讲,構成了一种“朋”的关系----- 即,其中包含朋友元素。我觉得,朋友也是一对冤家,他们之间有一种默契 是无需过多解释的,他们之间往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于明白对方意思。他们之间相互平等,互相尊重,哪怕政治地位悬殊,经济地位差别,学识有距,不见得一定存在利害相关,但他们彼此之间既可同患难,又能经受住比患难还要艰难百倍的共享幸福的考验。从本质上讲,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利害关系存在,也算是朋友关系了。 

 

 

 

 《战国策·燕策》上有段郭隗(大臣)说(shui 税音)燕王的话:“成帝业的君主,总是把和自己相处的人看作师长;成王业的君主总是把和自己相处的人看作是良友;成霸业的君主,总是把和自己相处的人看作听从他指挥的臣子;而亡国的君主总是把和自己相处的人看作是奴才。如果靠着桌子,拄着拐杖,指手划脚 ,要别人看自己的眼色行事,那么,只会有被判刑当奴仆、地位最低下的人来到跟前。如果怒目而视,随意动手打人,暴跳如雷,大声呵斥,那么,就只会有专供使唤的奴仆来到”。这话很有道理。要做大事业就得有宽阔的胸怀。你不能养小人拒君子。一个人昏庸不昏庸,能不能成就大业,你看他身边是什么人。今天,我就坦率谈谈我对朋友的认识体会,一般人肯定不苟同我的观点,没关系,如果本文能给你提供启发与思考余地,足矣。 

 


 

(儋-059)历史研究:人心不同,个如其面 - 儋耳 - 儋耳(匠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